国际报告:中国大陆新闻自由状况没有任何好转

 作者:兀官娩辆     |      日期:2019-08-15 09:01:01
致力于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星期二公布题为《媒体遭受袭击》的报告说,全世界的新闻自由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大规模的暴力和对记者的任意逮捕,很多记者生活在恐惧之中,从而造成他们的自我新闻审查.报告的中国部份指责中共政府在过去一年不但没有实施它要允许新闻自由的承诺,反而加紧了对媒体的监控和管制“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部主任鲍勃-蒂茨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没有任何好转: “ 中国2007年1月做出承诺要取消针对在中国的外国记者的一些限制,并说他们可以不受限制地在中国旅行但实际上外国记者不能去一些敏感地区,尤其是去年 3月在拉萨发生骚乱事件后,中共政府更是加紧了新闻管制,外国记者去西藏非常困难有些被外国记者采访的中国老百姓,随后受到了警方的讯问,甚至还有人被拘留” 报告说,中共政府加紧了对网络媒体的控制去年中国有28名记者被监禁,其中很多人是网络记者.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以模糊的、与国家安全有关的罪名被关关押中国从1999年以来一直是世界上逮捕囚禁记者最多的国家报告说,去年五月四川汶川地震后,有两名记者因为报导了政府的对应措施而遭到监禁,其中包括六四天网的黄琦.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蒂兹说,中共政府过去常常限制记者报导群体性事件等敏感问题,但拉萨骚乱之后,中国领导人在这一问题上的观点有了转变, “胡锦涛主席在去年5月的一次讲话中对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记者说,拉萨骚乱事件给他们一个教训,那就是对这样的事件不能不报导,否则会给外国媒体网络媒体提供控制舆论导向的机会,中国官方媒体应该学习西方媒体的做法,通过及时报导来控制舆论导向.”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还提到了去年中国出现的三鹿毒奶粉事件,报告指出,其中在去年6月份就有记者得到了奶粉有问题的消息,但由于奥运在即,记者不敢报导,结果一直到奥运之后的九月份毒奶粉事件才在媒体曝光. 杭州的自由撰稿人昝爱宗说,三鹿牌奶粉事件说明,中国必须允许独立的新闻媒体出现, “ 即使有的媒体想报导,上面也有宣传部、出版社的干涉如果企业搞不定报社,但是可以搞定报社的上级单位或者是宣传部,那么宣传部一个电话就可以把这个报导枪毙掉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媒体当成社会工具,大家都可以办媒体然后媒体也不要受宣传部控制它的自由度增加了,它的责任感就更强了,它真的能成为大众的一个喉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党的喉舌必须要身份定位,它是为公众服务的,而不是为党的利益或者所谓国家利益服务的”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蒂兹说,奥运之后,中共政府加强了对新闻媒体的控制,尤其是网洛媒体的控制. 他呼吁中共政府尊重新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