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广场:乌克兰革命中民间力量的代名词 图

 作者:鲍刈     |      日期:2017-06-03 14:13:20
2014年2月23日,乌克兰民众在基辅市中心献花,悼念这场革命中的死难者 (图片来源:路透社) 作者瑞迪 随着过渡政府的成立,乌克兰持续数月的官民紧张对峙暂告平息但如果说已经正式启动的总统选举竞选活动预示着一场群雄逐鹿的政治争夺的话,在动荡之后重新洗牌的政治生活中,首都基辅独立广场上的抗议示威民众仍然是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他们来自四面八方,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他们没有统一的领袖,但他们在这场声势浩大的颠覆运动中,显示出一种主体性,作为抗议示威活动核心地带的独立广场成为这个群体的代名词 从亲欧洲派的抗议示威到反腐败体制的全国性革命 导致亚努科维奇政权最后倒台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虽然让人联想到十年前的乌克兰橙色革命但不同的,是这次抗议活动并没有当年橙色革命式的领袖,新兴的抗议活动中虽然仍然能随处看到季莫申科的画像,但无论是她,还是她的支持者的号召力已今非昔比,活跃在前线的三大反对党领导人的影响也相对有限 再次动摇亚努科维奇政权的抗议示威活动更是一个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理念各异的混杂群体最初的集会活动开始于亚努科维奇政府去年11月21日突然放弃与欧洲联盟签署已谈判多年的密切合作协议的决定当时,数千大学生、知识界人士和中产阶层通过社交网络一呼百应,走上街头,他们指责亚努科维奇向俄罗斯出卖乌克兰,要求政府恢复与欧盟签署合作协议如果说亚努科维奇面对欧洲与俄罗斯表现出的摇摆,凸现出乌克兰在地缘政治游戏中的两难处境的话,政府面对和平抗议活动的强硬立场,尤其是暴力镇压手段迅速成为凝聚全国民心的重要因素,原本是亲欧洲派人士的抗议游行活动演变成一场反政府、反体制的全国性的革命民间面对经济困境、面对社会不公、面对官员腐败日积月累的怨愤,顺势喷涌而出,政府强硬镇压手段的压力更刺激了民众的愤怒贫穷的退休者、无法在腐败盛行的体制中谋生的手工业者、企业主、、左右翼政治团体的活动人士、女权活动团体、民族主义色彩浓重的组织、法西斯倾向的人士、无政府主义团体等各类人士陆续加入了抗议游行的队伍他们虽然背景迥异,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集合地点:独立广场,有一个共同的口号:政府辞职,总统下台公民社会分析学者罗曼-罗马诺夫指出:公平正义缺失的号召力远超过了反对派政治人物的号召力一名青年女子在网络论坛上留言写道:我希望生活在一个让我相信政治的乌克兰, 那里自由,没有恐惧, 政府不腐败,与贪腐丑闻无关,那里道路通畅,我的医生母亲可以有一份体面的工资,而不是每月200欧元 游行活动中虽然有激进的暴力行为,但许多在场的抗议活动人士也认为外界夸大了这些暴力,更何况当局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意为之,以弱化抗议活动的合法性 拒绝盲从政治人物 这些抗议人群虽然来自不同的社会背景,有着不同的政治理念,但却相对于政治领导人显示出一种自主性亚努科维奇和俄罗斯总统普金指责外国势力干预乌克兰内部事务、煽动抗议活动,但2月21日,美国对乌克兰反对派领导人在欧盟斡旋下与亚努科维奇达成的和解协议表达支持时,独立广场上的示威民众却不买账三名反对派领导人在广场上向民众宣读协议书时,台下口哨与倒彩声不断,一名26岁的年轻人打断正在讲话的反对派领导人之一,拳击运动员克里奇科表示,“我们和这里的其他人一道告诉支持我们的政治人物:不能让亚努科维奇再担任总统一年我们的同伴被打死,领导我们的人物却在与凶手握手,这是一种耻辱明早10点,亚努科维奇必须下台”这位年轻人代表广场上的部分抗议民众将了反对派领导人的军亚努科维奇也许自己意识到了广场上民众的决心,此时已不知去向 如果说观察者都注意到这场抗议活动中的三大反对党领导人的话,街头抗议示威的各派民间团体也与反对党一道组成了独立广场委员会他们要赶走亚努科维奇所代表的贪腐政权,但不想成为重新洗牌的政治格局的旁观者,他们穿梭于议会与广场之间一名活动人士向媒体表示,独立广场是乌克兰政治格局中的主要成员……政治人物必须到广场来,否则,广场就会去议会! 广场上的示威者推翻了亚努科维奇政权,也对未来的政治人物表现出一种不信任独立广场委员会甚至列出了他们所期待的政治人物的条件:领导乌克兰过渡政府者不仅不能有前政府成员,而且,必须没有侵犯人权的记录,不是乌克兰百名富人俱乐部的成员,等等,等等在他们的坚持下,过渡政府成员名单在提交议会表决确认以前,需要首先在独立广场宣布 在实现“政府辞职,总统下台”的共同目标之后,独立广场这个代名词下的不同社会力量也许将更多地显示出其脆弱的一面,乌克兰政治生活也将不可避免地回归传统的运作规则不过,面对提前在今年5月举行的总统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