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令国企打破铁饭碗 预示社会经济变化(图)

 作者:竺蛀     |      日期:2019-08-15 09:01:01
北京已经下令国企打碎几十年的铁饭碗制度路透社报导说,这个命令是为了减少臃肿和债务累累的国企的财务压力但是它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它将给社会和经济带来疼痛 一家国企有41家医院和18所学校 平煤神马集团是一家国营煤炭巨头,位于平顶山的中心,主导著河南省的经济、社会和阴霾 除了煤炭之外,它还拥有化学和建筑企业但是它也承担着惊人数量的其它责任 它运营著41家医院和18所学校,为工人提供养老金、津贴房、水电和暖气它甚至经营著一家带有高尔夫球场的豪华老人院,入住者是高级经理们 这些设施的命运现在变得模糊如果不关闭它们以及全国的同类设施,那么许多基础设施需要更新国务院研究者估计那将花费逾1万亿元 随着煤炭行业削减产能,一些平顶山医院的病人数量已经减少 路透社报导说,北京下令,在2020年之前,国企需要摒弃它们的社会职能对于平顶山而言,这个任务更加迫切河南省正在实施一个试点计划,希望在2017年末之前完成这个过程这让平顶山处于北京和各省的聚光灯下 虽然富裕地区的国企多年前就已经摒弃了社会福利服务,但是贫穷省份难以做出转变,因为国企在这些地区扮演着核心角色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官网上说:“去除社会职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是国企转变为市场实体的重要条件” 截至9月末,中国国企已经积累了85.3万亿元的总债务,这是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北京鼓励信贷的结果 央企运营著8000个提供社区服务的单位摈弃这些单位将需要重新安排就业,特别是随着经济放缓,当局试图限制社会动荡 一名人大代表3月份透露,央企每年花费8500亿元用于学校、养老金和其它社会职能地方国企在这方面的花费更高比如在河南省,国企每年花费8亿元给居民提供暖气和水电 砍掉国企包袱面临巨大挑战 虽然经济放缓和商品价格下降给国企带来的伤害最大,但是昂贵的社会职能也造成了很多的亏损 新疆人大代表Halidan Abdulla Kader告诉路透社:“今天,当我们建立世界级能源企业以及跟全球公司竞争的时候,持续背负这些沉重的负担显然已经过时,并且难以持续” 中国的铁饭碗制度始于1951年许多国企最初是政府部门,并常常负责整个地区的社会基础设施 第一道裂痕出现在1986年,当时快速现代化的中国引入新的养老金计划,结束了国企终身制到1995年,北京呼吁系统性转变“社会职能”,以便为国企改革铺路那次改革让数千家破产的国企关门,逾2000万工人下岗 国务院研究员说,这一轮国企改革的挑战之一是,将社会职能从国企转移到地方政府需花费巨额资金拿黑龙江龙煤集团为例,这笔花费为43亿元相比之下,这些职能每年的运营成本是3亿元 再比如河北省开滦集团,在将社会职能转移到政府之前,它需要花费46亿元升级暖气和水电设施,以达到可接受的标准 国企改革的另一个挑战是,工人们担心失去工作和医疗保险 平煤神马的一名矿工陈先生告诉路透社:“我们最担心的是我们有没有工作” 他过去做过肾脏手术,是由公司保险支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