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比尼:全球经济 酝酿六大新风险

 作者:熊潘镢     |      日期:2018-02-03 16:20:23
全球经济、金融与地缘政治的风险正在转变有些风险发生的机率已降低;有些则变得愈来愈可能发生 一、两年前受瞩目的六大风险是: ·欧元区解体:希腊退出、义大利或西班牙无法在市场筹资 ·美国财政危机:肇因于债限之争与另一场政府关闭 ·日本公共债务危机:经济衰退、通货紧缩、高赤字推升债务占国内生产毛额(GDP)比率 ·许多先进经济体面临通缩 ·以色列与伊朗战争可能因伊朗核扩散疑云一触即发 ·中东地区更广泛的秩序崩溃 欧元区不再濒临瓦解美国府会休兵,免除为提高债限再度面临政府关门的威胁 这些风险如今已降低多亏欧洲央行(ECB)总裁德拉基表示不计代价捍卫欧元,并采取措施稳定主权债务困顿国,在日本,安倍经济学前两支箭(货币宽松与财政扩张)已提振成长并终结通缩,如今随着第三支箭(结构改革)与长期财政整顿的启动,可望使债务稳定下来中东多国情势仍不稳,但没有任一国状况足以撼动金融市场、冲击原油与天然气供应 但当前又有六种新风险在酝酿中 一、中国硬着陆 从固定投资转向民间消费的经济成长再平衡,进行得太缓慢每次GDP年成长率滑向7%,当局就慌张启动另一轮以信用带动的资本投资潮,导致更多坏帐与不履约贷款,更浮滥的房地产、基础设施与工业产能投资,以及更庞大的公共与私人负债 二、美国联准会(Fed)在货币宽松退场过程中,有可能犯下政策错误 今年,关于Fed利率正常化时机的不确定性,成为市场波动的源头Fed升息若升得太早、太急,可能导致经济与金融大震撼 三、Fed脱离零利率的时间点可能太晚、太慢(按计划要到2018年才让利率回到4%的正常水准),造成另一波资产价格泡沫胀大后又爆破 四、脆弱新兴市场危机可能恶化 新兴市场面临多重逆风(商品价格下跌、中国结构转型衍生风险、Fed货币政策改弦易辙),而国内总经政策过度宽松与欠缺结构改革已伤害成长许多新兴市场面临政治与选举风险 五、倘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东部,冲突可能演变成“第二次冷战”,甚至有引爆正式战争之虞那将产生巨大的经济后果,因为能源供应与投资流动会大受影响 六、亚洲领土与领海之争(由中日纠纷起头)可能升高成全面军事冲突这种地缘政治风险万一成真,会产生系统性的经济与金融冲击 目前金融市场对这些风险大致平静以对,寄望先进经济体宽松的政策与持续的复苏压低这些风险但若未能预先妥善地估测并规避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