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化胜利油田改制遗案:千万资金去向不明

 作者:虞苞黏     |      日期:2017-10-01 07:07:14
中石化下属胜利油田管理局物资供应处驻济南办事处(以下简称“济南办事处”)的改制风波,持续八年至今仍在发酵 “济南办事处当初改制是响应集团号召,结束吃‘大锅饭’,为油田分忧解难、减轻油田负担,但改制过程中却受到阻挠,这背后的利益关系很复杂”胜利油田济南办副主任、改制负责人潘石对报道记者说 八年前,在历经数次裁员计划后,中石化再度推进资产、人员处置彼时,担任中石化集团总经理的陈同海称,2006年中石化的改制分流计划为10万人而作为改制对象,中石化旗下胜利油田管理局物资供应处分别位于深圳、海南、沈阳、青岛、济南等地的办事处也都启动了改制程序 但在随后的改制过程中,与其他办事处命运相异的是,济南办事处历经多年的内部博弈,改制计划也最终停摆作为改制负责人,潘石认为是因为济南办事处存在腐败问题,部分人员在公司设有私密账户,改制威胁到了他们的利益 但作为事件另一方的当事人之一则向报道记者坚定地表示:上级组织对举报人所反映的问题早有定论,有些情况乃是“子虚乌有”,其本人要用法律手段对相关虚假内容进行起诉而本报记者所掌握的胜利油田官方调查报告也显示,针对济南办事处改制风波而被举报的诸多问题,都经调查后被定论为“失实或查无实据” 被叫停的改制 时间倒退至十年前彼时,在国务院下发对国企进行改制分流文件后,为压缩国企员工总数,减员增效,全国范围内的国有企业随即掀起了一股内部资产的“大洗牌”而在此之前,员工总数超过百万的中石化已率先对旗下数十家三级、四级单位进行了改制分流试点 至2006年,为进一步推进主辅分离,中石化对旗下各企事业单位重新提出了对“边缘”资产的改制要求当年11月28日,胜利油田物资供应处召开专题会议,指派潘石担任济南办事处改制牵头人来自当时会议纪要的内容显示,会议同意济南办事处的改制申请,在基本达到改制条件的前提下,由经贸中心、清理整顿办及有关部门按照改制工作的有关程序到济南办事处组织民主测评 此外,为确保改制工作顺利进行,暂时保留济南办事处所属济南益佳润实业有限公司,并在停止经营业务的同时,尽快组织审计,由潘石负责该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 “当时推选我作为牵头人我心里也没底,在国有企业里面干久了都有这种心态但改制是大势所趋,我又是副主任,上级领导不愿意我只能临危受命”潘石说 随后,济南办事处这个曾经主要充当“牵线搭桥”作用的边缘机构,与胜利油田物资处驻深圳、青岛等地的办事处一道进入改制模式在逐步向胜利油田管理局及审计机构上报程序后,2008年12月25日,济南办事处召开了关于改制分流的职工大会,在2位职工缺席的情况下通过了改制议案会议同意在实施改制分流过程中,参与改制职工与胜利油田解除劳动合同并给予补偿补助,其中,参与改制职工同意以相应净资产额支付的补偿补助全部转为改制完成后新设立公司的股权 同日,由济南办事处改制而来的山东康嘉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参与改制的职工也皆以股东身份通过了公司章程 事实上,作为胜利油田物资处的办事处之一,多年来,济南办事处的有形资产极其有限,位于济南的一栋房产是其唯一的资产 改制重压下,潘石将目光瞄准了油田钻井作业所必需的配套供应物资,并号召参与改制职工筹资28万元,租赁了陕西东香矿业公司、陕西平利县重晶石粉厂两家生产重晶石粉的厂房作为油田钻井业务中必不可少的泥浆加重剂,潘石相信依托济南办事处此前的油田背景及每年25万吨左右的市场需求,改制后的济南办事处,选择这一转型方向无疑是最为可靠的方案 报道记者获得的两份租赁合同复印件显示,济南办事处分别与两家陕西公司签署了租赁合同,每份合同期限都为三年 但就在与陕西东香矿业公司签署租赁合同近一个月后,济南办事处的改制程序突然被胜利油田物资供应处的一纸文件叫停 “没有给我们任何确切的说法,最后搪塞说济南办事处改制存在市场风险,我们一直按照集团总部的政策规定推进改制,为什么到后面才说有市场风险?”潘石说,“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改制过程中的审计环节意外发现,原负责人及其同伙在济南办事处存在腐败问题,在济南办事处下面的公司设有私密账户,改制威胁到了他们的利益” 胜利油田物资处纪委书记栾强也向报道记者证实,中石化纪检部门对这一问题进行调查后也已做出决定,对原负责人进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此外,参与其中的两名会计也被施以相应处罚 但对于终止济南办事处的改制,栾强则表示,市场风险仅仅是原因之一,“其次,职工之间有分歧,相互推诿抬杠,不利于改制;此外,总部对改制的政策在后期作出了调整,几个因素加起来才停止了对济南办事处的改制” 而针对栾强的说法,潘石予以否认“我们已经找到了出路,与重晶石粉厂签署了协议,不存在市场风险参与改制的员工占四分之三,符合改制政策,中石化总部在接到我们反映的情况后也下达了文件,要求胜利油田管理局按照此前的文件推进改制” “这些理由都构不成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还是济南办事处背后隐藏着的利益输送问题”潘石这样认为 被指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济南办事处被终止的改制事件至今还隐藏着诸多疑问,其中,数笔上百万,累计近千万的资金流向也始终未能彻底查明 报道记者获得的数份银行流水单复印件材料显示,在济南办事处改制之前,与其有关联的、资金往来较为频繁的有三家公司,分别为山东沧源物资经贸公司、济南益佳润丰实业有限公司、东营平顺石油技术公司 对于这三家公司的身份,潘石称在济南办事处改制过程中的审计环节,意外发现了这三家公司背后的多笔“没有汇出依据和记账科目的资金流出” “后来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取证,才发现这三家公司是济南办事处原负责人洗钱和做假账操控的三个公司”潘石说 潘石在交给中石化纪委的一份举报材料中指出,在济南办事处下属的山东沧源物资经贸公司下面还隐藏着一个“秘密户头”,其在工商银行(3.46,0.08,2.37%)济南市南辛支行的开户名称也同为“山东沧源物资经贸公司”,“这是公司基本户下面的一个私密账户,是济南办之前的负责人拿着公司的一套证件材料去办的,方便倒账”他说 来自举报材料的内容称,2005-2006年期间,济南办事处原负责人以下属宾馆装修名义,汇入青岛一家装饰公司共计3113470.22元,而实际用于装修的费用不足30万元,其余近300万元也皆按照指定账户被转移 针对宾馆装修费用的实际支出,报道记者未能核实,但在数份银行转账的记录查询明细材料中,记者注意到,在“汇出单位名称”一栏中,同为“山东沧源物资经贸公司”的账号名称有两个后五位尾数不同的账号 值得注意的是,在涉及的一笔总计近300万的付款款项上,山东沧源物资经贸公司基本户下的私密户头对外汇出金额为2295153.15元,基本户账号汇出60万元,东营平顺石油技术公司账户汇出218317.07元 而在其中的一笔付款费用中,潘石则在带有银行转账账单复印件的材料中举报身为物资处纪委书记的栾强涉嫌参与其中,并指使济南办事处原负责人以现金方式于2009年12月20日向“胜利油田物资经贸中心”账户汇入了218317.07元 颇为巧合的是,这笔资金的金额与此前东营平顺石油技术公司账户汇出的金额完全吻合,但此前东营平顺石油技术公司汇出这笔金额相等的款项的时间则为2006年12月15日 “栾强与济南办原负责人存在利益关系,改制后意外发现了这些假账和倒帐问题,后来安排人串通好,目的就是为了销毁证据”潘石说 但针对潘石的举报,栾强在接受报道记者采访时明确予以否认,并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对潘石的举报内容进行起诉,并明确其与济南办事处原负责人并不存在利益关系,“潘石说的这些问题完全是子虚乌有” 而潘石则表示,他愿意接受中石化集团纪委的全面调查,并称其取证材料皆为真实“这些银行的账目清单是我发现问题后从银行调出来的,这些就是证据”潘石说 来自潘石的举报材料中,济南办事处改制前涉及的问题“账户”并不止上述三家公司,其中一家名为“济南历下百汇家电经营部”的公司账户也是参与“洗钱倒账”的账户之一,其材料中也一并提供了盖有“齐鲁银行济南西市场支行”业务公章的资金往来明细账单 除此之外,举报材料还指出,在济南办事处的审计过程中,其下属公司东营平顺石油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存在292.8万现金无故“消失”,以及与一家名为“济南华联石油电热技术有限公司”的企业虚作账款等多个问题 但截至发稿前,报道记者分别致电胜利油田各相关负责人,皆未能获得有关具体账目往来及去向的正面回应 “栾强作为物资处分管纪委和信访工作的负责人,他不可能不了解情况而且我们参与改制的职工曾去中石化总部反映情况,总部要求推进改制,但到了物资处就被卡住了,执行不下去,为什么?”潘石说 来自此前中石化集团转送至胜利油田信访办的一份《来访事项转送单》显示,要求胜利油田“按有关文件精神推进办事处改制分流工作”“但总部的要求最后还是没有落实”潘石说 针对潘石的“指控”,栾强在接受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潘因改制受阻已与其存在“个人恩怨”,因此其举报材料中所提及的问题“也都带有明显的情绪化” 矛盾未结,持续升级 围绕济南办事处的改制纷争,这起持续时间长达8年之久的风波到目前为止仍处于拉锯之中并且,随着衍生问题层出不穷,参与改制员工与主管部门及胜利油田管理局之间的矛盾也日渐升级 截至目前,针对济南办事处改制审计过程中发现的涉嫌贪腐问题,其背后的利益链条还有待厘清潘石称,2013年年底,其已将相关材料和证据提交给中纪委,并还将进一步向纪检部门提供新材料 而在这场耗时日久的拉锯战中,其背后隐藏着的“博弈”也不时呈现另一番态势 由于济南办事处改制终止,目前其性质仍是属于胜利油田管理局物资处的下属驻外机构,其员工工资福利仍需依照相关政策予以发放,但随着风波持续升级,以潘石为牵头人的改制员工与物资处也似乎被分成了两大阵营,在反复交涉无果后,双方的矛盾也终于再次爆发 报道记者了解到,自2009年4月以来,胜利油田物资处持续多年对济南办事处员工工资福利进行了扣押另有知情者透露,矛盾一方为“销毁对方掌握的核心证据,趁着办公室没人的时候强行撬锁进入,拿走了多份涉及改制过程中发现的问题的资料,电脑、抽屉都被翻了一遍,现场一片狼藉”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证实 潘石的举报材料中则指出,“自2009年至2013年7月,改制职工工资和奖金及一切福利皆被停发,长达50个月之久”,此外,其办公大楼的门锁也被更换,“职工工作岗位也被剥夺,至今仍无法正常上班” 截至目前,济南办事处的改制遗留问题仍在发酵,胜利油田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尽快了解情况,及时反映至主管部门妥善解决而针对审计环节发现的经济问题,上述负责人则称并不知情 与此同时,报道记者获得的由胜利油田管理局纪委下发的调查报告中指出,鉴于潘石反映栾强同志的有关问题均失实或查无实据,“建议对此问题予以了解”2013年胜利油田管理局纪委再度下发的调查报告中,也对栾强是否参与了上述“私密账户”运作及其他问题做出了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