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万亿地方债震惊中央 防控风险成为首要任务

 作者:伏殳     |      日期:2017-09-04 11:13:04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的话言犹在耳,中央已作出了重要决定 12月10日至13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分析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总结2013年经济工作,提出2014年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会议首次把控制和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作为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 12月5日,朱宁在北京告诉和讯网,估计各层级政府的债务总额在25万亿元到30万亿元,约占GDP的60%左右,这其中还不包括社保体系资金的缺口 朱宁表示,多家券商研究机构都认可这一规模“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以投资拉动的模式来推动的,投资的回报率往往低于资金成本要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必须要阻断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允许地方政府破产另外,在地方政府举债时要加强对投资者的信息披露”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则指出,出现这些问题,一方面是有些地方政府官员政绩观存在偏颇,脱离当地发展的客观实际,根本不顾及后任、后人能否偿还的问题,有严重的“不借白不借的”错误思想倾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管理制度方面存在明显的漏洞 “我们的基本判断是如果几个省债务违约,所有的省都不会还钱的,有钱也不会还,因为中国人法不责众的思想很严重省市领导之间都很熟,互相都比着看着,如果上海不还钱了,云南不还钱了,我们北京为什么要还呢?”日信证券助理总裁崔树霖告诉和讯网 朱宁认为,两方面原因导致地方债比较棘手,一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提供的隐性担保2011年国家曾允许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四地试点发行市政债,但有趣的是,市政债的利率比国债还要低,这是因为投资者都知道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会对债券进行担保“即使中央政府说不提供担保,让市场扭转预期也是很难的,因此必须有具体的案例,允许地方国有企业和政府破产,投资者才会真正相信中央政府要阻断隐性担保比如底特律破产,无锡尚德破产,投资者逐渐才能意识到隐性担保靠不住” “其次是信息披露在其他国家,地方债通过公私合营的方式普遍存在,只要向投资者公开披露财务状况和现金流就是可以的现在的问题不是地方债本身,而是它的信息没有让投资者了解如果因为信息不透明在宏观上积累很大的系统性风险,其代价是很难估算的”朱宁告诉和讯网 张占斌坦陈,短期大陆方自主发债还较难成为地方融资的主要来源,融资平台在现阶段仍将扮演重要角色,这就要求对地方债务风险保持高度警惕“特别要在以下四个方面做好配套改革:一是推进财税体制改革,提高地方政府的债务偿还能力;二是厘清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和支出责任,减少地方政府的发展压力和借贷冲动;三是构建完善的地方债务信息披露和风险预警机制,适时构建地方债务评级制度;四是健全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机制,可考虑设立专门的偿债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