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到20元都是很保守的

 作者:平娑赫     |      日期:2017-10-02 08:09:23
发改委:十亿美元以下境外投资将无须政府核准 2013-12-16 今后,无论国企还是民企,只要不涉及敏感领域和地区,10亿美元以下的境外投资将不再需要送发改委各级部门核准,而只需要提交表格备案即可这是日前由国务院公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3年本)》中的最新规定国家发改委外贸司司长孔令龙14日表示,这一规定顺应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深化投资体制改革,确立企业投资主体地位”的要求   孔令龙是在当日举行的“2013外交官经济论坛”上作出上述表述的据他介绍,这一目录正式实施以后,只要在数额内的境外投资,只需要填写一个表格留作备案,变得“非常简便”   此前,我国企业境外投资管理主要是“核准制”,即由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外汇管理局三个部门核准为主据称,一些民企的重大投资项目逐级审批要耗时4个月以上,程序繁琐,有些合作项目甚至会因时间过长而“流产”   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不断深入,对外投资的核准标准在不断变化据介绍,21世纪初,非能源、资源领域的对外投资若1000万美元以上须经过中央核准,以下由地方核准;能源、资源领域则以3000万美元为划分线2011年,非能源、资源领域的投资权限上升至1亿美元,之上须提交中央核准,之下由地方核准,能源领域为3亿美元   在2011年这一数额基础上,此次最新的规定为“中方投资10亿美元及以上项目,涉及敏感国家和地区、敏感行业的项目,由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核准”孔令龙表示,这意味着,对10亿美元以下的一般类项目取消核准,这一新规同等适用于国企与民企   现场   不可小看的“酋长”与“市民听证会”   中国企业“走出去”常因忽视当地文化而受挫,大使支招“先做当地调研”   “一些企业已经得到了非洲当地政府的采矿允许,可是项目就是没做起来,为什么主要原因就是一个,不了解非洲当地的政治体系”在以“‘市场决定性’下的企业国际拓展与合作”为主题的“2013外交官经济论坛”上,有多年“走出去”经验的“华永投资(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勇分享了自己的心得   尽管改革开放之初就已有“引进来”与“走出去”的声音,但中国企业真正有一定规模地走出国门则要推至21世纪初经过超过十年的摸爬滚打,一些在海外安营扎寨,一些企业则铩羽而归   谈及在非洲投资的经验,李勇说,一些企业家认为得到非洲当地政府的允许就可以顺利开展项目,但工作常常无法推动下去,其中的主要原因是忽视了“酋长”这一政治力量的作用   “矿往往在较偏僻的地方,这些地方最有权力的是部落的酋长,一些酋长连总统都要让他三分”据李勇介绍,他曾几次邀请非洲一些国家的酋长组团赴中国考察,以建立相互了解和信任   在欧洲的投资,李勇则特别提及了“市民听证会”的重要性据他介绍,目前他在比利时所参与投资的孵化器项目是中国在海外仍存在的首个孵化器项目,此前在俄罗斯、英国的孵化器项目都没了下文   论及类似项目在欧洲容易受挫的原因,李勇表示,要重视“市民听证会”的作用由于“环保”问题在欧洲是个大问题,因此当地市民要对相关项目进行严格的听证和投票“要对听证会上的提问做充足的准备”李勇说   谈及此,前驻也门、利比亚等国大使时延春坐不住了,他拿起话筒走近主席台接上了话茬   “我感觉我们在中亚北非地区都大有可为”但他同时提出了自己的担心:中国企业要学会尊重对方的文化与宗教习惯时延春回忆起在阿尔及利亚的往事,一次中国工人在当地施工,由于天气太热,工人们在晚上结束工作后喝些冰啤酒降暑,但由于当地穆斯林禁酒,就有当地居民朝中国工人泼水以驱赶   据他介绍,目前,当地使领馆已经就这些情况对刚刚抵达的中国企业专门开设了学习班,教授当地的文化宗教习惯,当地的法律制度,以避免类似的情况再发生此外,时延春还建议赴外投资的企业要与当地民众以及警方等公职部门搞好关系   李勇将自己的经验总结为准备阶段“三步走”:第一关,出国前联系该国驻华大使馆,了解当地经济政策、地理环境及风土人情,听取外交官的建议;第二步,赴该国考察,并联系中国大使馆、当地商会和华人组织,了解情况第三步,也要听取此前驻过该国老外交官们的意见   “总之要充分利用两边使领馆的资源和力量”李勇说   专访   “政府放市场接”要搞好无震荡衔接   国研所原副主任表示,最好的政策是要让大家都感觉不到变化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后,南都记者就此次会议的内容在论坛期间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院、原副主任侯云春   南都:怎么理解中央经济会议中提出的“稳中求进”   侯云春:今年我们提出的是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稳”是经济、就业、物价都是稳定的;“进”是指结构调整我们说“稳经济,守底线”,这个底线看来是守住了,过去我们并没有采取放宽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措施,而是通过改革,避免了所谓的“硬着陆”,以及经济增速的过快下滑   “稳中有进”确实有很多困难,下行压力比较大此外,还有产能过剩怎么化解、地方政府债务怎么解决、以及如何解决房地产泡沫等等,风险很多   提出了“稳中求进”绝不是一个消极的态度,恰恰相反,它能够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最好的政策是要让大家都感觉不到变化我们现在等于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猛地加油、踩油门都要尽量避免   南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更多依赖市场”这该怎么理解   侯云春: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性作用,我对此的理解是“市场和政府的异位”   目前的情况,就商品和服务来说,绝大多数是靠市场来调节、配置资源,商品是97%以上,服务是95%以上同时我们还有很多资源不是主要由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比如土地、矿产资源、资金、利率、汇率   既然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就不能说这一部分资源是市场起决定性作用,那一部分资源是政府起决定性作用要把所有的资源统筹起来,交给市场政府要尊重市场,首先从市场参与者的身份中退出,不能再当“运动员”   南都:这个过程中挑战在哪里   侯云春:挑战肯定有很多,因为涉及到部门利益,大家都希望自己手里有把米,都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但是这个权力非割不可   更重要的是,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和政府的异位是逐步进行的,它取决于市场能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需要这方面的条件、规制、市场环境,执法力量,市场主体的行为都能够承接政府转移的资本政府放,市场接盘,虽然说完全无缝衔接不太可能,但还是要搞好衔接,使经济不至于出现管理上的真空,出现震荡,把负面影响减少到最低的限度   南都记者娜迪娅刘佳发自北京 来源:南都   一网友留言:牛老师,您可否对美元流出中国疑问解答后相对应的市场上的人民币结局解释一下,始终没有类似的疑问与解答,其实很困惑谢谢您了,如果进来能造成通胀,那么美元走以后给我们留下什么 这些事情,我早已做出分析,尤其是在写作《中国通胀世界通缩》这本书时,就了解了东南亚、日本当年泡沫破灭后类似的情形,与中国当下十分相似由于这一章节在出版时被删去,那么,我来回忆一下当时分析的情景 第一,美国制造业撤回后,中国相关企业消化库存的过剩产能大约需要五年首先要说明的是,这不仅仅只是美国制造业撤回的问题,而是全球的主要制造业都会逃离中国,以及家乐福等大型卖场及其相关产业,换一句话来说,制造业撤回只是一个概念,实际上是是所有原来进来的技术、资金和人才都会逃离中国制造业撤回之前,不断会推高库存,加大过剩的产能,也就是说留给中国的是过剩的产能,而逃离中国的是人才、技术和资金由于,外资企业在中国掌管的一直是相关产业的高端技术和企业的核心资产,直接影响到相关产业的中低端产业的产能过剩,是全局性的日本当年花了五年来消化这些产能,亚洲国家在1997年金融风暴之后,有的国家七年才消化完就凭这一点,中国经济不想进入大萧条都不可能推高库存,实际上是外资把未来五年的钱都赚走了中国这些年,利用房地产和金融残酷的盘剥企业,导致中国企业无力进行新技术的开发,西方发达国家技术逃走后,中国重建科研体系至少也需要十年而未来十年,人类的科技又会出现一轮新的飞跃,中国又将与全球文明失之交臂 第二,由于中国无限的扩大过剩的产能,导致污染的严重程度超过所有的发展中国家,治理起来需要十年以上中国的发展,严重的依赖廉价的劳动力和廉价的资源,到目前为止,中国全员劳动力生产率水平只有美国的十八分之一,也就是说是十八人的生产率水平只当美国一个人,人多有什么用现在劳动力已经能够不再廉价,而资源透支殆尽,只剩下污染治理污染绝非一两年,北京和全国的大中城市的雾霾治理起来可能十年都不够在雾霾还没有治理的时候,高温在大中城市已经出现,上海2013年发生持续性的高温超过40度的天气百年未遇,是什么原因应该很清楚,建筑量太大,空置房太多,这些过剩的建筑造成碳排量足以毁灭大气层和臭氧层,这是中国发展地产业种下的最大恶果,没有五十年无法治理,除非把多余的建筑全部拆掉 第三,对中国经济的致命打击是资金加剧外流,在未来三年不仅仅只是导致泡沫破灭,甚至拷问中国的现行体制经济决策一错再错,为了经济增长对国际金融风险毫不防范,一任外资投行在中国买空和卖空,将中国的真实财富洗劫一空,而将泡沫留给全民承担我的分析是,中国的泡沫资产至少在30万亿以上,在黄金泡沫上,中国民间资产要蒸发五万亿人民币,在房地产泡沫中至少要蒸发25万亿这种资本的力量是任何体制也阻挡不住的2013年,央行明知外资要出逃开始,便在2012年年末宣布,保证人民币升值2.5%,这个宣布无疑的是要留住外资,保护虚假繁荣目前美元套利是这样的,外资将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借给中国的影子银行大约是6分利息,年终换回美元可获利息钱6%加上人民币升值2.5%,总共是8.5%,这是无风险套利这笔钱在巴西,政府是要收税的,而在中国不仅不会收税,反而鼓励套利,以维护虚假繁荣然而,2013年结束后,美元还会回来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美国经济强劲的复苏势头已经告诉市场,美元资产在未来十年是全球最有价值的资产,持有美元资产无疑会分享未来美元升值的盛宴这就意味着,在美国制造业撤完的时候,美元将随之出逃 中国泡沫是由两部分资金推动的,一是央行印钞,二是美联储的QE释放出来的流动性在整个中国央行的M2中,大约有40%是由中国内需创造出来的,而大约有60%是由外需即美元创造出来的美元出逃,中国岂止是泡沫破灭的问题更大的危机将随着经济危机一起爆发 美元流进中国,导致中国流动性泛滥,泡沫大面积衍生;美元出逃中国,将导致中国经济的大衰退和大崩盘这种逻辑不用说,大家也清楚这场游戏的结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