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雄治军下的最大罪恶——活摘器官 图

 作者:荆舢     |      日期:2019-08-15 02:14:01
7月30日晚间,中共官媒新华网通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当天决定开除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党籍,对其“涉嫌严重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最高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处理和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等落马的“大老虎”一样,郭伯雄公开背负的犯罪嫌疑是贪污腐败,然而这些人被查处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秘密——他们均积极投入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1999年一手发起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并且利用其掌握的人员和资源,实施了利用法轮功学员生命换取金钱的罪恶交易——活摘器官 讨好江泽民执行活摘政策 从1992年开始,郭伯雄就一直靠着讨好迎合当时的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从兰州军区47军军长开始飞速高升,十年后进了政治局,爬上军委副主席的座位2004年江泽民从军委主席一职退位后,郭伯雄就成了江在军中的代言人,依然执行江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及其它政治手段,对抗江的继任者,直到2012年离任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的一系列调查表明,在江泽民及后来的郭伯雄和徐才厚领导下的中共军队,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罪行中起着特殊重要的作用 总后勤部利用军队系统和国家资源,将到北京上访而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和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轮功学员验血编号,输入电脑系统,利用军车、军航、专用警备部队、各地军事设施和战备工程作为集中营,统一关押,统一管理,成为国家级的移植器官活人供体库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分管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然后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分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一个供体,就直接收取现金(或外汇),医院付帐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 一组调查录音进一步证实,将法轮功学员作为提供移植器官供体的命令直接来自前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中共高层及军委高层都了解内情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电话还证实,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谋之一 要“通过保密电话”谈活摘 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于2011年10月23日至11月4日出访中美洲期间追查国际调查员以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秘书身分对郭伯雄进行了调查,他对军队“活体摘取在押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值手术”的询问没有丝毫否认,但是强调要“通过保密电话”详谈 郭伯雄在电话中对自称是周永康秘书的调查员说晚上给他打回电话再谈,“我通过保密电话邀你,好吧?” 2004年3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惊天罪恶被知情人首次在国际社会曝光海外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于2006年4月4日发起成立“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广泛向社会收集调查线索 当年10月,调查委员会收到来自国内的调查线索:北京武警总院住着一些等待或已经进行器官移植的韩国人医院对外不敢说这些人是韩国人,说是朝鲜人4月份,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朋友也在武警总院做了肝移植手术为此,郭还亲自去医院,当天医院戒严 军队将活摘器官杀人产业化 据明慧网报导,在江泽民直接指使下,薄熙来在辽宁大连当政期间“开创”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交易,在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和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总后勤部长王克和廖锡龙、副部长谷俊山、政委孙大发及卫生部长白书忠之流的全力推动下,在全国推广铺开 中共军队、武警、政法系统、医疗系统和器官黑中介互相勾结,形成规模庞大的活摘并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的一条龙杀人产业,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中共动用军队、武警,利用各地军事、战备设施建立集中营,并大肆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 沈阳军区后勤部的老军医向海外媒体投书揭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三十六个位于吉林的代号为6721S的集中营,关押了超过12万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吉林九台集中营的关押人数超过1万4,000千人……”被宣布为“阶级敌人”的“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中共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在全国范围内将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注册、验血体检、电脑管理,建立了庞大的活人器官库总后勤部负责监管统一关押、调度分配、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军队医院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 这位沈阳老军医披露仅他本人经手伪造的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6万多份,他指出:“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3万例,那么实际数量应是11万例……中国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在2000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以上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份,有几个人还因为在此领域的突出‘成绩’被晋升为将军” 庞大的移植总量巨大的血腥暴利 据追查国际的不完全统计,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7大军区12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各地武警部队医院等,都在迫害法轮功之后开始或者扩大了器官移植规模其公布的100家军队和武警医院就实施了至少6万例肾移植、11,300例肝移植 其中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截止2013年,累计完成肾移植手术4,230余例,肝移植手术1,238例;河北秦皇岛解放军二八一医院(北京军区北戴河疗养院的一部份),只是个二级甲等医院,截至2007年4月,这个自称“人员配备少、手术室规模小”的医院同时进行六至九例的同种异体肾移植就达28次;济南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李香铁,就曾主导该科室24小时内连续完成16例肾移植;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在2003到2006的3年里实施了120例急诊肝移植,受者为入院后平均存活三天的重型肝炎患者,“最短为患者入院四小时即行肝移植” 因这些作为统计依据的论文只报告了医院移植数量的一小部份,而且只是覆盖有限时间段的阶段性报告,这些数字仅是整个中共器官移植规模的冰山一角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6万多美元,肝移植10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15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的3,000万元增涨至2010年的2亿3,000万元,5年增长近8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3,600万增至2009年的9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赚取的巨额血腥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