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音频

 作者:爱像     |      日期:2019-08-15 06:17:01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知情人鲍光(化名)就向海外媒体提供了一份录音文件,并对此进行了说明,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随同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在电话中向中共驻德国使馆一秘亲口承认是江泽民下达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对提问“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你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薄回答:“江主席!” 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问德国汉堡时的录音,录音中薄熙来承认是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习练者器官的命令 录音中一个自称是中国驻德国使馆一秘的人向薄熙来询问,是谁下达了活摘法轮功练功者器官的命令以下是电话录音记录: 接线生:晚上好!汉堡Atlantic Kempinski酒店我的名字是xxx(从录音上听好像是德语David Monte的发音) 一秘:晚上好!请给我接房间5……不,452号(从录音上听好像是452的德语发音) 接线生:客人姓什么 一秘:薄 接线生:请稍等 薄熙来:喂,喂,喂,谁呀 一秘:是薄熙来部长吗 薄熙来:您是哪呀 一秘:我是使馆,我是使馆一秘呀 薄熙来:嗯 一秘:有点紧急事呀,今天德国外交部下午跟我们说了一下,有一个事情得澄清一下 薄熙来:嗯 一秘:就是,就是说呀,当初您在辽宁这个当省长时,因为这涉及到明天的会见吗,他们想澄清一下就是说,当初您在辽宁当省长时侯,就是,是江泽民、江主席下的命令,还是您参与的,就是说这个,关于把这个法轮功这个活体摘除器官这个事情,是您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 薄熙来:江主席! 一秘:他们德国外交部要核对就是说,如果要是,您要是参与了这个事情,他们有一些会见,他们出席的规格可能就有所变动就说,因为是他们法轮功递交了一份……(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不要再说了,你找你们马大使(时任中国驻德国大使马灿荣)说 一秘:不是,马上这个事情,他们今天下午刚递交了,给我们了一个照会,就说……(又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就找马大使,你不要找我这事你们的马大使处理不了吗   二零一四年九月,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白书忠向追查国际调查员承认:“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白书忠:喂 调查员:是原总后卫生部白书忠部长吗 白书忠:啊,你是哪里呀 调查员:我们有一些情况想向您了解一下…… 白书忠:你怎么着,你是 调查员:……啊 白书忠:你什么时间有什么事你说, 调查员:是这样,在您担任总后卫生部长的时候啊,摘取在押法轮功人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情,是当时的总后部长王克布置的任务还是军委直接下达的命令哪 白书忠:当时是江主席啊, 调查员:嗯, 白书忠:有一个批示,就是说, 调查员:嗯, 白书忠: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 调查员:嗯, 白书忠:就是人员卖肾,做手术,这个……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调查员:我们也得到了一些情报,就是说当时,联勤部还负责关押了一批法轮功在押人员的器官供体,是不是 白书忠:这个,这个当时的话,我觉得,起码在我印象中,当时,是吧,因为当时江主席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调查员:你们和这些联勤一分部、二分部包括联勤四零分部,他们负责的军队医院有没有直接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 白书忠:我们对这几个军医大学就能掌控的,咱们总后直属单位几个军医大学,反覆要求……因为那时江很注意这个问题,很重视这个问题 调查员:谁很重视这个问题 白书忠:江啊,当时,江在位的时候, 调查员:嗯, 白书忠:还是很重视这个问题,都有批示的 调查员:您是从在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担任这个…… 白书忠:对,对,对,担任卫生部长,总后卫生部长,九八年到零四年 调查员:行吧,我们先初步了解这些 白书忠:行,行,好,好,以后有机会,有什么事你问我,没问题啊 调查员:行,好,谢谢,再见 白书忠:再见 2006年5月初,胡锦涛在黄海视察北海舰队险遭江系暗杀,炮击发生后,直接飞往云南一个星期后才回北京露面 2006年5月初,胡锦涛在北海视察遭到暗杀,同年9月初,其大学同学张孟业在泰国遭到一场蹊跷的车祸后离奇死亡近日,张孟业的遗孀罗慕栾女士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一些内情,从而印证江泽民对胡锦涛发动暗杀的原因 胡锦涛夫妇托同学传话要“隐忍” 前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清华大学59级水利工程系同班同学、原广东省电力工业学校高级讲师张孟业在大学6年期间,曾经因肝脏问题休学一年 毕业后,张孟业的身体也一直不好,十几年来频频住院,肝病恶化为肝硬化、肝腹水,生命垂危1994年7月,张孟业参加李洪志大师在广州举办的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认真修炼法轮功8个月后,肝病彻底痊愈 1995年4月,红光满面、精神十足的张孟业回清华大学母校参加水利系的同学聚会,让包括胡锦涛夫妇在内的一百多位同学感到意外和高兴1999年4月24日,张孟业再次参加在北京水利电力科学院礼堂举行的庆祝清华大学水利系59级入学40周年同学聚会会上胡锦涛和张孟业都分别发言,张孟业向他的同学们讲述了修炼法轮功的神奇经历 这次聚会持续了几天,第二天4月25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中南海和平大上访事件 张孟业的遗孀罗慕栾女士说:“4月25日那天一早,清华就派人送我们上火车回广州了,我们上了火车才听说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来北京上访但是,我们刚到北京的时候,我们去探望过王志文(原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义务联系人),当时他也没有跟我们提过要去国家信访局上访的事,说明当时法轮功学员去国家信访局上访是自发的” 当张孟业夫妇回到广州后,北京同学的电话就打到家里去,想证实他们有没有参加4.25上访当时张孟业就表示:“如果我们当时知道消息也一定会去” 张孟业夫妇在中国的生活照(罗女士提供) 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不顾当时政治局另外6个常委的反对,一意孤行对法轮功发动了残酷的镇压7月21日上午,张孟业夫妇与数千名法轮功学员一早就到广东省政府上访,事后才知道他被公安拍下了录像 之后,胡锦涛的夫人刘永清托清华的同学专门去张孟业家传话,说在录像上看到了他,叫张孟业夫妇要“隐忍”,暗示中共的政治斗争是残酷的罗慕栾女士说:“老张是从一个等死的人到完全恢复了健康,叫他放弃修炼不就是要他的命吗?”所以,张孟业明确表态是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接着7月、10月张孟业夫妇因两次去北京上访被截回 当时,中共政治局委员们对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并不积极在8月份,时任中共人大委员长、政治局常委李鹏在“人大”“三讲”汇报上说:“对法轮功人员不要追究参与没参与,关键是看其思想认识是不是转变了这一点,一定要向同志们讲明白不要把人民内部矛盾转化成敌我矛盾,要把握分寸”这显示李鹏在刻意和江泽民残酷镇压政策保持距离 除山东、辽宁等少数省份外,许多省市对镇压也不感兴趣,对镇压的指令阳奉阴违,尤其南方一些省市如广东,到1999底仍然有“法轮功绝大多数是好人”,“在广东不判一个”等说法被选为第四代接班人的胡锦涛、李长春也是消极敷衍、低调对待 2000年2月,江泽民亲自去广东督战,说广东对法轮功“镇压不力”、“软弱”,要李长春在政治局会议上做“检讨”,还亲自给深圳市委发传真要他们“守住阵地”……在江泽民和罗干的高压下,张孟业夫妇就成了广东第一批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所述,当时,有人对江泽民说:你这是一石二鸟,既给广东省镇压法轮功开了先例(胡锦涛的同学都判了,谁还不能判?),又给胡锦涛套上了“出卖同学”、“不仁不义”的耻辱牌 张孟业被广州市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长达2年零37天,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于2002年2月10日获释时形如槁木,皮包骨头,两颧高凸,眼窝深陷,面色灰暗,1.65米的身高体重不到35公斤 张孟业夫妇在泰国的生活照(罗女士提供) 胡锦涛被架空江泽民对张孟业出重手 张孟业获释后坚持炼法轮功,仅两个月身体就基本恢复了健康但是,三个月后的5月17日,他们夫妻又遭到绑架,分别送到洗脑班迫害张孟业在黄埔洗脑班遭受了近7个半月的非人酷刑折磨,其中最残忍的是,用绳子将他紧紧捆绑起来,然后把人倒提起来,将他的头按到装满赃水的厕所马桶里,等人快窒息时才拉起来,反覆这样折磨,让人求生不能,欲死不得 在张孟业被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正是胡锦涛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接班的时候,已经76岁的江泽民本应交出党政军大权,但是江泽民害怕失去权力后会因发动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清算,因而利用张万年在11月13日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突然发难“逼宫”胡锦涛,提出由20名主席团成员(全部为军人)联署的“特别动议”,要求与会者同意江泽民继续留任军委主席,用以否决此前既定的江泽民全退的决议当时胡锦涛被迫同意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会上除李瑞环、尉健行、曹庆泽三人弃权外,此“特别动议”被通过自此,胡锦涛军权被架空 比张孟业提早离开洗脑班的罗慕栾女士回家后,老张北京的同学多次打电话给她,要她一定要去看老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罗慕栾女士说:“后来回想起来才明白,北京的同学一定知道当时江泽民要加害老张,所以让我一定要看他,这样才能保住他的命尤其,后来曝光出来的活摘器官的恐怖罪恶就更加清楚了,那些没有家人来探望的、社会阶层相对比较低的法轮功学员最容易成为被活摘器官的对象,有家人经常探视,在社会中有一定地位,中共还有所顾虑” 有消息说,2001年江泽民在一次布置对法轮功打压的会议上提出要在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设立相应的“610”办公室,当时胡锦涛说:“增加‘610’机构得增加人员编制,经费不少”江立时大怒,冲着胡锦涛咆哮道:“都要夺你权了,什么编制不编制、经费不经费的!” 2003年过年前,张孟业从洗脑班获释2003年中,他再次接到北京的同学电话,电话中北京的同学邀请他夫妇去三峡旅游参观三峡大坝,这次旅游有不少已经身居省厅级的清华同学作陪张孟业向这些同学揭露了在劳教所和在洗脑班中受到残酷迫害他那些深知中共官场黑暗的同学都纷纷劝他要隐忍,不然性命难保 张孟业当时就表示要写公开信给胡锦涛揭露黑幕,其中一个同学说,现在老胡也很困难,要给他一些时间,法轮功问题将来一定会解决的,如果现在逼他表态,弄不好……“老张的同学用手做了一个砍脖子的手势”罗慕栾女士回忆说 时事评论员古春秋分析说,其实让江泽民最不放心的就是胡锦涛对法轮功的态度,可以说胡锦涛对法轮功是了解的,他并不想追随江泽民镇压,所以,胡江斗的核心问题就是法轮功问题2002年中共“十六大”后,胡锦涛那时军权旁落,如果他忍不住的话,早就没有命了 张孟业接受大纪元专访后遇“车祸”被疑遭暗杀 2005年11月11日,张孟业夫妇成功逃离大陆到泰国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庇护,期间张孟业多次给胡锦涛发表公开信,劝他抛弃中共 2006年9月1日早晨5点多,张孟业跟往常一样去公园炼功,但是过马路时遭遇了一场蹊跷的“车祸”,三天后在一私人医院去世而在此车祸前一周,张孟业还接受大纪元专访《张孟业谈胡锦涛和刘永清的大学往事》,在专访中张孟业谴责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在两周前,他们夫妻已接到联合国难民署安置他们到美国的通知 罗慕栾女士说:“老张一直就想去美国揭露中共的迫害出事数几天前,他还说被人跟踪,怀疑身边认识的人中,有混进来的中共特务” 张孟业夫妇出国前,一直就被广州被公安特务24小时跟踪了一年多罗慕栾女士听朋友说,他们能出国可能有人在暗中帮他们,否则法轮功学员是很少能办到护照出国的 之后,美国政府加快了营救罗慕栾女士的进程,当罗女士在美国驻泰国大使馆跟美国安全官员面谈时,官员直接就问罗女士是否有想过张孟业的死亡是有人为因素?罗女士表示,她相信张孟业被中共特务暗杀,只是苦于没有证据美国安全官员听后,只是沉默,没有置否 江泽民对胡锦涛实施暗杀 2006年3月开始,多位证人指证中共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设立秘密集中营,关押数千法轮功学员,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牟利并私设焚尸炉焚尸灭迹的骇人罪恶4月20日,胡锦涛访美期间,两位揭露苏家屯集中营摘取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关键证人在白宫附近的麦佛森广场公开现身,在记者招待会上指证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5月初,胡锦涛在黄海视察北海舰队就险遭江泽民的暗杀,当时两艘中共军舰突然同时向胡乘坐的驱逐舰开火,5名海军士兵被打死事后,胡锦涛慌忙乘坐专机直接飞往云南,在云南待了一个星期后,才回北京露面 没有想到4个月后,胡锦涛的同学张孟业就在泰国遇难 时事评论员古春秋分析认为,从事件发生的时间看,胡锦涛被暗杀与张孟业的遇难肯定是有关联的,其原因还是法轮功问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在国际社会上曝光,这是让江泽民最害怕的事情,现在已经有多方证据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