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解密:禁忌话题 中共高层和大陆民众谈六四

 作者:鲍刈     |      日期:2017-07-01 06:09:04
“5月35日”暗喻六四 这份由该大使馆于2009年5月22日建档的电文透露,在经过20年之后,六四事件对中国社会和政治仍有深远影响,尽管该事件仍是个禁忌话题虽然中共当局加强网路审查,但仍有网友在线上讨论六四话题为了躲过网管审查,有些网友以“5月35日”暗喻“6月4日”有网友表示,尽管在线上讨论六四话题很困难,但讨论赵紫阳的功过却相对容易些,因而成为六四话题的替代品 年轻人并非全然不知六四 电文说,大使馆官员在与多位二、三十岁的中国民众交谈后发现,有些人还记得20年前这起事件的细节,尽管当年他们都还很小 一名当年12岁的张姓男子指出,他家附近有中共军队的军营,当六四临近时,有大学生堵住军营大门不让士兵出营;一名当年7岁的林姓北京居民指出,她记得这场镇压,因为六四后,有一辆坦克车在她家庭院外停了一个月;另一名1982出生的李姓女子说,她在六四后看过中共藉以指控民运人士犯下“反革命”罪的电视影片,记忆犹新她还表示,随着六四纪念日的到来,六四已经成为她与朋友之间经常谈论的话题 六四消息来源 电文指出,与大使馆官员交谈过的年轻民众都表示,网路提供他们取得六四相关讯息的机会一名赵姓博客说,他在1995年看了一部从香港走私进大陆的纪录片《天安门》,才了解六四真相这部影片透过P2P的方式在网上流传,估计有大约100万名中国人偷偷看过一名北京大学廖姓学生说,他看过一部片长几个小时的美国纪录片,描述中共军方镇压抗议人士的场景他说,这种讯息近两年来越来越难找到,因为该校从校内网路中清除了敏感内容另一名清华大学陈姓毕业生声称,他与朋友根据网上取得的资讯,“都知道天安门事件的真相” 除了网路之外,亲友和教师成为获知六四事件的第二常见消息来源廖姓学生表示,他的妻子在四川长大,未亲眼目睹六四事件,但从学校老师的口中得知该事件,这些老师中有些人当年曾在北京和上海参加民运,但在毕业后被“下放”到四川教书 多少学生知道六四事件 电文称,针对“有多少大学生知道六四事件”这个问题,每个与大使馆官员交谈的民众看法都不一样不过,大多数认为只有少数人完全了解1989年发生的这起事件,特别是中共军方开枪射杀手无寸铁的平民这个事实一名在政府单位担任经济学家的陈姓男子当年因参与六四学运被中共当局视为“黑手”并判刑13年,他认为有90%的学生知道六四是重大的学生抗议事件,但对六四有一些了解的人中只有10%知道所有详情他表示,他在美国就读大学的外甥,以前在中国大陆时完全不知六四,直到出国后才有所知悉另一名陈姓记者的估计比较保守,他认为只有2%至3%的大学年龄层的中国人对六四有充分了解他还主张,美国“必须协助中国记住六四”,因为知道这起事件的学生很少 电文指出,这些民众都认为,中共藉由掩盖武力镇压的真相并强调过去20年来的经济成长,以移转社会大众对六四事件的关注 一名从小在中南海领导人住宅区长大的中共高层官员的侄女表示,北京居民对六四事件感到非常愤怒,但被迫将这种感情藏于心中她说:“什么样的党会对自己的年轻一辈开枪” 六四“黑手”遭长期监视 陈姓经济学家表示,他在狱中服刑6年,然后在剩下的刑期中被软禁在家尽管他自2006年起享有较多自由,也被允许于2008年出国,但公安还是持续24小时监控他的住宅说也奇怪,陈与妻子已经多年不住在北京中区的旧宅,并将旧宅出租出去,但公安还是派人看守该住所公安向他解释说,只要他名下的财产,他们就必须看守陈说,这不但显示出这些安全部门的官僚惯性,而这种“公然的浪费”也代表他们手中有庞大的资源可任意使用 重评六四 电文引述陈姓经济学家的话说,中共当局重评六四可能还要很久的时间他曾与来自湖南的局级官员开会,这些官员说,该省95%的中共党员认为当局不应镇压六四,他们希望看到官方平反赵紫阳和其他被免职的官员然而,只有在李鹏和江泽民死后,中共才可能重评六四一名曾任赵紫阳智囊的吴姓男子指出,超过90% 的中国人认为中共镇压六四是个错误──或至少使用武力是错误的──但党中无人敢挑战邓小平下令镇压的决定 电文还指出,党内消息人士也认为中共短期内不可能重评六四一名中共喉舌《光明日报》前编辑表示,六四仍是中共很难处理的问题,重评六四会引出“谁应该负责”、“谁应该获得补偿”、和 “最终是谁下令开枪”等难题党内异议人士,例如: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和《人民日报》前编辑胡绩伟等人,不断批评中共以武力镇压六四的决策,而有些当年拒绝将军队开进天安门的老军头,也属于不服官方定性的“内部批评人士”之一中共领导人最终必须面对六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