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从缅甸到赞比亚看中共模式输出 为何失败

 作者:贾獒耸     |      日期:2017-09-02 05:10:11
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我们来看一下中国模式的输出现在遇到了一些什么问题最近中国的近邻缅甸出现了一些重大的变化,去年11月缅甸举行了20年来的首次选举,选出了新的政府和议会,虽然当时的国际社会和缅甸的民主人士、异议人士,都把那次选举看成是一场闹剧,但是缅甸的新政府确实开始在一些比较重大的问题上采取行动,表现出了改革的决心实际上变化在大选期间就已经开始了,著名的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就是在大选的那个月11月份获得了自由在今年8月19日的时候,缅甸当选总统吴登盛会见了昂山素姬,第一次和反对派领袖进行了对话 9月30日,缅甸下议院议员吴瑞曼(Thura Shwe Mann)在联邦议会上宣布总统吴登盛的决定,停止缅甸北部克钦邦伊洛瓦底江上游和中国合作、并且由中方承建的密松电站,停止这个密松电站的建设,理由是这个工程建设违背了民众的意愿10月12日,缅甸释放了100多名政治犯,这个还仅仅是缅甸大规模释放囚犯的一部分这一连串的动作引起了国际上的高度关注,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和缅甸有特殊关系的中共 缅甸叫停密松电站 中共和缅甸原来的军人统治者有着比较特殊的关系,我想最主要的就是双方在表现上和在利益上非常接近在政治上,缅甸长期处于军政府的一党专政的统治,1988年军政府武装镇压了人民的抗议活动,但是也不得不在2年后举行了人民议会的选举,而在这个1990年的选举当中,由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以超过60%的选票赢得了超过80%的国会席位,这次选举结果就被军政府宣布无效,而昂山素姬就遭到军政府长期的软禁,并且有好几次被送进监狱,在这个过程当中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到了2007年的时候,缅甸军政府再次镇压人民要求民主的反政府示威游行这些镇压行动,它一方面导致了在国际上对缅甸军政府的孤立和制裁但另外一方面,却得到了近邻中共当局的全力支持这种支持,包括在政治上、军事上和经济上等等多方面的,今天我们主要是谈谈经济上的支持 在经济上中国在缅甸投入了钜资,除了这一次叫停的密松水电站价值大概有36亿美元以外,还有中缅油气管道、中缅公路、中缅铁路,一般人称为“三路”,另外还有湄公河区域经济合作,以及一些替代种植项目等等由于中国方面大量的投资,使得缅甸国内有很多人担心,说缅甸可能会成为中国的“附庸” 对于这次密松电站的叫停,应该说中方反应是最大的了,因为毕竟投入的已经有20亿美元了但实际上20亿美元很可能作为一国政府,缅甸它不可能就让它浪费掉,很可能是以某种方式会偿还,不大会有一个政府是突然之间就宣布不还钱了,所以中共其实它更担忧的很可能是,有人会把这个行动看成是缅甸试图摆脱中共全面控制的一个信号有些人把这个行动和其它的一些行动,说成是缅甸政府为了讨好西方,以便得到西方的经济上的援助或者经济上的支持努力的一部分,据说释放政治犯也是努力的一部分而缅甸官方它正式的解释是什么呢说是缅甸政府是民选政府,我们必须注意人民的意愿,我们有义务把重点放在解决人民的担忧和顾虑上 很多外界的评论都把这个注意力集中在讨论这究竟是一个经济上的决定,还是一个环保的决定,还是一个政治决定在这里在讨论这是什么类型的决定,我们可以看一下,就是在这个密松电站上,它各方的利益在哪里首先电站它的投资方三个方面,一个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就是中电投,一个是缅甸的电力部,还有一家是缅甸的一家私营企业,是三家共同开发的一个项目而中电投它是中国的一个大型国企三方当中,有两方是政府,也就是说这个项目基本上是两个国家政府之间的合作项目,所以它的利益首先表现在这两个国家政府的利益上建成以后,这个电力有90%,也有一种说法是80%,要输往中国去还债电站所在的这个地方主要是缅甸的一个少数民族克钦族,由于电站建好以后,要淹掉大概7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有64个村子被淹,搬迁的人数达到1万2千人,对这个项目提出批评意见的,当然克钦族人是第一,因为制造电站所引发的各种灾难,包括生态灾难,包括移民灾难,首先直接受害者就是他们,所以他们提出批评意见这是当然的另外还有一些环保组织,还有缅甸的一些知识分子,包括在缅甸国内和国外的,当然还包括提出批评意见最著名的,就是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 电站的科学论证是什么 也就是说,在这个事件当中,各方它有不同的利益,也有不同的观点这里我们就要想看一下,这个电站究竟在建的过程当中,有没有进行论证,就是外界对它的指控可靠不可靠,就是这个破坏环境、生态,这种指控有没有道理中国官方它的反应,它是不承认缅甸官方的解释的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他就表示说密松电站经过了双方的科学论证和严格审查另外中电投的党委书记兼总经理陆启洲,他也有同样的表示,他说项目经过充分的科学研究和论证,将对缅甸经济、社会发展做出显著贡献另外他还谈到项目重视环境问题,严格完成了流域环境影响评价工作从这里看,外交部发言人和中电投他们发表的意见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他们所说的这些,言下之意,就是说这个密松水电站不存在环保、生态、移民等等一系列的问题,缅甸官方所说的民意或者是民间的这些意见,不是真的,是找一个藉口,就是另有目的所在 究竟是不是这样呢首先我们看一下中国官方所宣称的科学论证是怎么回事那我们先看一看中国自己的建设中共在建政以后,首先做的所谓水利建设就是大规模兴建水库、大坝、水电站 中国历史传统上的治水,从大禹治水以来,大家知道是以疏导为主的,中共建政以后一改疏导为主的惯例当时最著名的就是兴建三门峡水电站,还兴建了包括后来溃坝造成20多万人死亡的河南板桥水库那一系列的水库,还有全国各地的水库当时建这些的时候,有没有经过科学论证如果说当时没有经过科学论证的话,说是当时由于条件,由于大家没有经验,那么为什么还不停的建类似的水库和类似的电站如果说是当时经过科学论证的话,也就是说当时的科学论证不能够防止,或者就是说科学论证根本没有考虑各种灾难的发生就是说它所论证的就是水库本身的技术问题,而不是一个全面论证,就这水库能不能建起来,这个坝应该筑多厚多高,能不能防多大的水,能不能泄洪它考虑的是这些问题,而不是整个生态和可能的灾难 当然我们刚举的这些例子,河南板桥水库也好、三门峡水电站也好,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说是以前没有经验也好,是以前犯的政治错误也好长江三峡大坝可是经过号称是专家经过反覆论证的,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反覆论证以后,包括生态、包括移民等各方面的论证,不仅仅是大坝本身,建到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三峡大坝工程是一个灾难,就是连国务院都是不得不承认三峡大坝工程有很严重的问题了这仅仅是三峡大坝,还有一些更荒唐的像南水北调工程之类的,都是彻底的违反自然规律的,那也都是经过详细的论证的 可以这么说,在中国的水利工程上,经过反覆科学论证的工程,没有一个在技术上、在生态上、在环境上可以和两千多年前的都江堰相比的,而且不是差一点点,可以说是所有的工程,和都江堰相比的话都是天差地别也就是说中国的所有水利工程,无论是电站、大坝、水库都是政治决定,或者一拍脑袋做出的决定这些决定做出以后,然后再去做科学论证而这些科学论证的唯一目的、唯一的作用只是证明这个政治决定的正确性而已,和科学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中国自己的情况,这是所有水利工程建设本身的情况 至于修水库或修水坝所造成的生态难民从来就不在中共的考虑之列,我们已经听过太多水库难民的悲惨故事,像新安江水电站是最早的、最大批移民的,新安江水电站移民30多万我在江西下放的时候就见过落户在江西的浙江新安江水电站的移民实际上中国绝大部分可耕地早就已经有人占了,所以这些移民不可能给他分配原来在家乡的土地和房屋,而只能拿了移民费以后到最边远的,最穷山僻壤的地方去,在那个地方从头开始,所以那些人生活是非常悲惨的 三门峡移民至少40多万而专门写三门峡移民苦难的,《大迁徙》这本书的作者谢朝平就被警方跨省追捕三峡移民更多了,一个工程比一个工程大,一个工程比一个工程移民多三峡移民120万,淹没了129座城镇,包括大型城市万州,包括中型城市涪陵对于这种移民的生活中共是不管的,因此制造惯了这种大手笔灾难的中共和中共的水电部门,当然它不可能把缅甸密松水电站的几十个村庄,1万多名移民当成一件事,肯定它不会去考虑因此即使在外交部和中电投他们所做的说明也根本没有提到移民的问题,他们提到也只是说环境和技术问题 缅甸原来的军政府和中共也差不了很多,当然它也不可能有中共这么坏,但是它也是相当独裁,它也不用考虑民间的意见,因此这个项目当时在军政府的时候,中共和缅甸军政府合作制定了这个项目能做成就不奇怪了从中共的思维来看,什么环境、环保、污染、移民、生态这些都不是问题,因此它认为别人也不应该把这些当成是问题对于原来的军政府而言也许它确实不是问题,但毕竟现在的缅甸政府是民选政府尽管经历了几十年的军人独裁,刚刚当选的民选政府还远远谈不上是真正的民主政府,而且它和原来的军人政权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一旦这个政府是由民选选出来以后,它毕竟有自己的规律,就是它的体制要遵循自己的规律了 只要走上这条路,或多或少你就得按这个规矩去办,这就是为什么无论在南美洲或者亚洲,一个国家一旦走上民主,实行民主选举以后,不管这个民主政权多么的不成熟,它立刻就不同于原来的独裁政权了而这个军人独裁者就非常困难在真正的民选政权当中去实施独裁,除非它采取军事政变,或者利用强力把民选政府又改变成一个独裁政府,它不可能在民选的政权当中进行独裁运作,很困难的政治统治方式是跟着政体走的中共不能理解,它可以就叫停水电站的事件,站在它的角度来想缅甸当局可能会有什么样的阴谋,或制造什么样的托辞来,它可以想出很多来,它就是不相信,它不可能相信也许事情就是那么简单,就是民选政府多多少少要听一下民意很多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那么复杂,什么想投靠谁啦,或者怎么样啦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拷贝 这里就牵涉到一个问题了,就是中国模式输出的是什么我们注意到,老牌殖民主义消失了很多年以后,中共似乎正在以一种非常强势的方式,在非洲、南美和近邻的东南亚推行它的新殖民主义但是最近有一些迹象表明这个新殖民主义开始遇到了一些障碍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刚结束的赞比亚的大选,赞比亚在9月21日开始的大选,大选以后新当选的总统是原来的“反对党”领导人迈克尔.萨塔(Michael Sata)他当时主要竞选纲领当中就有反对中国剥削赞比亚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他甚至在早期还提出过阻止中国所谓接管赞比亚而原总统班达被人批评最多的也是赞比亚主要的铜矿开发的收入几乎是没有赞比亚人受益的,大笔的利润外流 当然萨塔上台以后对于他最早时候的竞选纲领会进行一定的调整,上台以后他会不会,或者在多大程度上调整和中国的关系,或者调整他对于中国对赞比亚投资的政策的关系,不管他会不会调整,或者在多大程度的调整,他当选本身就说明了赞比亚的民意,而这个民意是任何一个民选政府都无法忽视的,至少他的当选说明了这一点 缅甸的水电站和赞比亚的铜矿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分析起来,我们可以看到它又有共同之处,就是中国模式对外输出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先看赞比亚,中国对赞比亚的投资最大的就是铜矿,但是中国公司在赞比亚投资铜矿公司的经营却受到了指控,人们指控它为了利润而无视环境,而且也无视劳工法对于中国公司这是非常正常的,就是说为了保持公司的高利润,这些公司在中国就是这样做的,开矿、破坏环境,在中国没有人敢管,也没有人能管开矿剥削矿工,无视矿工的安全,不让工人成立独立的工会来维护权益,在中国就是这样的,然而这个在中国运行的很好的模式,很顺利的一个模式,就在这个被很多中国人认为是落后而贫穷的赞比亚,却很难推行下去在赞比亚,矿工的基本权利就要比中国大陆的矿工要好得多,以致于像这些在中国被认为是正常的操作,到了赞比亚就会被当地赞比亚人认为是无法忍受的,人家有工会,有环境法,有劳工法,而且人们能用这个环境法和劳工法来为自己维护权益 它有非政府组织,有反对派,可以对不合理的这种现象,包括政府的政策,提出各种批评,提出各种要求,所以这两个国家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中国公司在有的情况下,它就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就是当地工人组织工会,或者是抗议,或者是要求升高工资,那么这样的话它的利润就要降低了,所以它更干脆了,就直接从中国输入劳工中国的劳工他在中国习惯于在那种条件下工作了,而一旦输出国以后,到了其它国家以后,他人生地不熟的,他只能集中居住,集中工作,集中生活,还等于是在一个独立王国里面,还完全按照中国的方式被管着 结果它引起当地人更大的反弹,因为当地是指望来自中国的投资和经济的发展会增加当地人的就业,提高当地人的生活水平,结果发现这个经济发展根本就和当地人无关当这种矛盾达到一定程度以后,人们就用选票说话了所以在西方国家也好,在这种已经走向民主的一些落后国家也好,你可以说政治家或者政客在玩政治游戏,但是他不管怎么玩政治游戏,他要顺应民意,也就是说不管是玩什么手法,他确实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意 显然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基础,一个是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另外一个是以劳工的低工资,没有基本权利为代价的这两个基础在一个虽然贫穷,但是人民已经有了一定的权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选择政府的赞比亚,这个中国经济发展的基础就很难长期执行了短时间是可以的,你钱多了,可以收买国家领导人,可以收买这个国家的政客,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收买政府,但是你很难去收买人民的选票 回过头来看另外一个,在缅甸的密松电站上,形式上和赞比亚有所不同,因为赞比亚主要是中国公司输出,在密松电站这个问题上,它有两大问题,一个是电站的电力大部分卖给中国,也就是说是出卖资源,但是我认为这本来不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就是发达国家它同样也可以出卖资源,像澳大利亚,它就是大量出口铁矿石,它也是资源但是在密松电站上,这种出卖资源,是以破坏环境生态作为代价的,它是以一部分人需要被迫放弃家园为代价的,这个代价对于当地人来说,他们就认为太大了当然这本身是中国模式的一个特点,在中国疯狂建水电站的过程当中,它是从来不把环境生态破坏当作成本计算的,而且它从来也不把移民的苦难当成成本计算的,因此,在中国水电被说成是成本最低的能源这种模式它可以输出到同样是独裁的军政府统治的缅甸去,但是当缅甸政府转变成民选政府以后,这个事情就必然会发生变化,只是说发生变化的程度有多大,这个是不一定的,但是变化是必然的 我在网上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说西方国家对中国模式只有羡慕的份,却模仿不来这篇文章作者他是以一种非常自豪的口气写的,然而这种无法模仿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个作者显然没有去想一想你想一想,如果说在中国房产、土地是私人拥有的,而不是政府拥有,或者是以政府的名义政府官员所拥有的,开发商他只能像在西方国家、其它国家一 样,以市价去收买这个房子或者是这个土地,如果说人家不愿意卖的话,他只能以高于市价来收买,对于土地、房屋的拥有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同样的对于移民来说的话,大量的移民,如果说你没有权力,没有这个力量去强迫人家搬离家园的话,就是当时30万的新安江水电站移民,40万的黄河三门峡水电站的移民,120万的三峡水电站的移民,对他们来说的话,是好还是坏如果说他必须以他原来的生活水平作为代价来作为移民的条件的话,这个水电站是不是还是这么便宜中国的模式它的高速发展,它的成本是以相当多的人降低生活水平,或者是失去家园作为代价的 我们再这样想一下,如果中国模式真的是如此美妙的话,为什么大批中国模式的受益者要成批的移民到国外去,就是所谓羡慕中国模式的那些国家去如果说这个问题想清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