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开来律师伟大吗?(姜维平)

 作者:连瘥黹     |      日期:2018-01-03 10:20:02
一个自以为比毛泽东,邓小平还伟大的人,不仅在重庆搞起文革式的红色风暴,而且,还大言不惭地声称妻子为了他做出了“巨大牺牲”,很“伟大”,这使吃饱了,喝足了的所谓“香港主流媒体”的老总,从山城回到香港之后,找到了鼓噪的热点,近日,薄熙来的第二任太太谷开来又成了新闻人物 但是,如果中共放开舆论,就不会把“伟大”的信息只留给自己,把“渺小”的舆论堵在海外或关在狱中,读者应当知道真相:谷律师真的那么伟大吗 我想,一个人是不是伟大,不是他自封的,不是先生册封太太的,更不应当是由漂亮的谎言编织的,它应当是事实感发第三者做出的评价显然,从薄熙来80年代初,从北京下派大连金县那天开始,谷开来做为他的新婚之妻,就不是一个伟大的人,说大话和扣帽子没有用,让我们以事实说话 最初,谷开来住在北京,他们两地分居,离多聚少,只是到了1988年,薄熙来当了市委常委和宣传部长,他们的家才从乡下搬到了大连市,谷才由北京正式迁居过来,这是因为,一是薄的仕途走上了正轨,那时的胡耀邦有话,不从基层干起,高干子弟想当官没门儿,薄谷夫妇不得已而为之,他们从文革前后父辈的升降起伏,看到了权力的重要性,有权可以把鬼变成人,无权就得把人变成鬼,所以,他们必得由权力金字塔的底座往上爬请问,这种迁居心理的原动力“伟大”吗 第二,金县虽然有谷律师爱吃的国光牌苹果,但毕竟是穷乡僻壤,大连是小城市,毕竟面山靠海,风景优美,在乡下不随夫,进了城才搬家团聚,这伟大吗如果谷律师也和薄书记住在金县部队大院里,我看说她“伟大”,还沾一点边,可是,这符合事实吗 实际上,记者眼中的薄熙来,谷开来夫妇一点也不“伟大”,不论是到了金县,还是到了大连,都摆出一副骄横无比,盛气凌人的架势,住最好的金州宾馆,吃最好的海鲜,有秘书车克民跑前跑后的陪着,有一帮死党环绕着,吹捧着,连市委书记胡亦民,市长崔荣汉也笑脸相迎,究其原因,不是因为谷开来是北大法律系的高材生,而是因为她是薄一波的儿媳,有许多官员与我私交多年,他们说,谁敢不捧着他老爹在北京说俺点坏话,俺干得再好,满身长嘴也说不清啊! 于是,谷开来每次回北京都大包小卷的,地方官员的送礼,不外乎地方特产:鲍鱼,海参,大虾,扇贝,苹果,应有尽有,有时还带着几辆冷藏车,浩浩荡荡地进军中南海,这难道不是事实吗这“伟大”不“伟大”啊! 谷开来是一个不甘寂寞,权欲特强而兴趣广泛的才女,薄熙来当了宣传部长,她就成了大连的“江青”,不仅直接插手文学艺术界的人事安排,还操控党报的版面,刊物的内容,而且成立民俗文化研究所,研究个啥还不是变相集资,吃吃喝喝,拉拉扯扯的,用这个招牌搞沙龙,既为薄熙来凝聚人气,又能四处活动筹集经费,那时,大连的地方官的太太,不论是卞国胜,还是魏富海,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做的,请问,这是伟大吗 薄熙来当了宣传部长,以个人性格之好恶而决定人事,不和组织部打招呼,就把几个处级干部撤职,连那个司机也不放过,据知情者说,司机下岗和谷开来有关,名义上是嫌他午间休息时打扑克,但司机说,是因为谷律师从北京来,他车接车送的,很够意思,但他们夫妇故意讲英文,怕他偷听,防止知道他们的秘密,这种情况以前历任部长没有过,司机很生气,就去学英语,薄熙来和谷开来知道了,担心他是对立派官员安插在身边的眼线,所以,就找借口对其打击报复,那时,市委市政府机关办公室,中午吃饭后都是打扑克玩的啊!这件事说明谷开来“伟大”吗 薄熙来英俊潇洒,能言善辩,颇得女人青睐,多次传出绯闻,最烈的一次是说他和电视台的“太阳雨”节目主持人张某某有染,这事没查清,但谷开来非常恼火则是真的,她如何与薄吵架的我不知道,但谷律师以笔名王红在《东北之窗》发表了一篇文章,含沙射影地指责张某某则是白纸黑字,可以查到的,这是“伟大”的举动吗此后,张某某不仅调离了电视台,而且远离了大连,不知哪里去了,这和谷开来的心胸“伟大”没有关系吗凭什么有了绯闻,就处理女人这时谷律师怎么不为弱女子打官司啊! 谷开来的故事多着呢!做为宣传部长的官太太,文学艺术界的一大批人士,为了前程,都对其极尽阿谀奉承之事,谷律师也利用职权,附庸风雅,收集名家字画,她花钱了吗明码实价,等价交换了吗这且不说,还跟画家张某某学画,瓜瓜跟陶艺家邢某某学陶艺,等等,支付劳务费了吗她父亲谷景生常年包吃包住在金石滩宾馆,还叫作家宋某某代笔写《一二九回忆录》,住酒店的钱和写作的劳务费支付了吗宋是我的多年诗友,他是《东北之窗》杂志副主编,挂个名不上班,享受副局级待遇,他光写回忆录,写了多少年这事也是谷开来具体操办的,请问:她 “伟大”吗 这还不够,谷开来又第一批当了司法部授权的律师,第一个开了“开来律师所”,这我没意见,但她牌子注册在北京,业务却主要在大连经营,试问,他先生是市长,她办律师所,你说,大连的官司怎么打她一下子担任上百家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但在法庭上很少见到她,却业务飞速发展,金钱滚滚而来,90年代中期,竟把分部办到了美国,香港,请问,同期的小律师常年为生意而不安,她凭什么那么红火还不是利用权力这就是她为了薄熙来而付出的“巨大牺牲”吗谁让你牺牲的,你先生辞职了,看谁给你生意还“伟大”呢 谷开来不仅贪婪,专横,而且,虚伪,狡猾,她故意向媒体讲假话,编造了首次认识薄熙来的故事,把时间延后了好几年,其实,她是“第三者插足”,这一点正是薄熙来第一任妻子多年来控告他,不依不饶的原因,原大连金县法院院长姜某对我说,那么有名的官员,让老婆从北京告到金县,看看那诉状,真不是人啊,连儿子的几十元生活费都拒付,还有脸活着呢,谷开来怎么能看上他!这不是事实吗从这一点上看,谷开来是“伟大”的,心胸宽广的,但“伟大”一辞要加上引号 不过,依仗薄一波和薄熙来的权威,谷律师可是得理不让人,无理更不让人,她自称打了几场有名的官司,一是和《广州日报》体育记者梁某,事件回放是这样的,某日,有一支中国足球队住在大连开发区的东方大厦,第二天要去金州参加比赛,按规定比赛前夜,球员不能外出,更不能有性生活,而且,次日途中不能在车上带女人,这都是惯例,是为了保障球员的体力,无可指责,但是,非常有戏的是,东方大厦的副总于某家住在金州,正巧那天她搭了球车,事后比赛中国队输了,大连球迷们很激愤,记者梁某爱发议论,就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不该拉这个女人,她带走了足球队的运气 显然,记者讲得是奇谈怪论,别人读了一笑置之,但谷律师却借机发挥,要控告记者污辱女人,闹的满城风雨我记得非常清晰,那天,在东方大厦开新闻发布会,组织者是球队,我和大连《新商报》记者马某挨得很近,她与谷律师关系很好,多次写文章吹捧薄熙来,还经常到他家做客,这事新闻界都知道她说,等提问时,你提提梁某的事,我当即拒绝了,她不知道,当时香港媒体两篇嘲讽谷律师的文章都是我策划的,谷开来是想借机证明她的钱是打官司赚的 这时,谷开来破例地参加了记者招待会,坐在最后面,我想,他是想利用我提出所谓“辱骂女人”的事,给她出风头的机会,而担任《新商报》社长的马某,不过是她操控的一枚棋子而已 我认为,梁记者肯定说的不对,但他有写文章发表一家之说的权利谷律师会写,为什么不发表文章反批评,却声称要控告人家呢吓得小记者不知咋办你先生是市长,和黎子流还关系不错,《广州日报》是地方党报,这个官司打个什么劲果然,鼓噪了半天,不了了之,官司没打成,广州,大连,新闻,体育,两地,两界,没有不知情的,你说,谷开来“伟大”吗 还有类似的马俊仁案也是如此,我就不重复了!赵瑜错了吗谷开来打官司了吗只看她写了一篇长文,还是《东北之窗》文人代笔的呢!至于此文的“后记”注明她在瑞士,则是真的,她在那里干啥,她自己最清楚! 这时的谷开来已是名利双收,吹捧自己的文章洋洋洒洒,还有两本书出版,一本是《我为马俊仁打官司》,一本书是《胜诉在美国》,儿子瓜瓜送到新加坡读书,她也拿到了绿卡,律师所的雇员二三十人,在大连,郑州,北京都有根据地,赚疯了钱不说,先生的官职还步步高升,由副市长到市长,到书记,再到省长,谷律师的足迹遍布全世界,生意也囊括全球,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分所设不到南方,为什么那不是薄熙来的势力范围,她的钱财是跟着权力走的,这难道是“伟大”之举吗 在我看来,只有到了重庆之后,谷开来才敛财有限,变得“渺小”了,这不是因为她曾“伟大”过,而是薄一波死后,政局突变,相对廉洁的共青团派后来居上,薄熙来的权势受到了挫败,她不得不小心,但既便如此,谷开来还是帮助先生搞了“唱红打黑”运动,利用“抢蛋糕”的办法,制造冤狱,以 “共同富裕”的名义“分蛋糕”,实际上,是把经过诬陷包装的民企老板,打成“黑社会”,再用它们的“涉黑涉黄”财富买官,难道这不是事实吗总之,薄熙来忘乎所以地透露了老婆参政的阴谋,还颂扬她“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