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恶 民盟作伥--光明日报的来历

 作者:伏殳     |      日期:2017-12-04 09:04:11
当今中国大陆的《光明日报》,1949年时作为民盟机关报而创办,它是民盟协助中共查封、没收、接管北平民间大报《世界日报》的一个成果 《世界日报》是成舍我先生于民国十三年创办的一份私人报纸说起这位成舍我,新闻史上鼎鼎大名他以一人之力创办了世界系列三大报,《世界晚报》、《世界日报》和《世界画报》,这在民国属于独一无二的建树其中《世界日报》主要报道军事、政治新闻,同时兼及教育新闻十年经营,它成为北平发行量最大的日报,报社规模、设备、编辑、作者队伍都居于全国一流水平,是社会影响极大的舆论重镇1937年日本占领北平,《世界日报》停刊直到抗战胜利,北平光复,才于1945年11月20日复刊 成舍我办报,律己律人都很严虽然是大老板,为人却很节俭他经常将自己报纸版面,与竞争对手如北京《晨报》和天津《大公报》作比较,摘记自己有什么特点,人家有什么占先,凡是他认为落后于人的,就责问记者和编辑1947年有一回,《世界日报》刊布南京特派记者专电报道某地发现大乌龟,而另外几家报纸却说是玳瑁成舍我发电问询,又舍不得多写几个字,其文曰:“人皆玳瑁,我独乌龟,何也”员工见之,莫不失笑 作为一家耿直敢言的民间报纸,《世界日报》自创办以后,二十余年间,先后遭受查封不下数十次,成舍我个人也多次被捕下狱,却不为威胁利诱所动,始终坚持刚正不阿秉公而论的独立立场抗战胜利后的复刊宣言中,成舍我痛告国共双方,说了这么一段意思:“共产党者不改变政策,仍如政府所传,专以杀人放火,斗争暴动为能事,则政府用兵,无法阻止若国民党不能痛切觉悟,彻底改革,而仍蹈故袭,因循泄沓,贪污腐败,则人民革命,势所必至”无党派独立色彩之浓,跃然纸上 1949年一月底,中共进入北平,接管政权,旋即着手文化统制,很快没收了北平26家报纸中的24家,只留下《世界日报》和另一家民营报纸《新民报》装点门面可惜好景不长,到了二月二十五日,北平市军管会宣布查封《世界日报》他们加给《世界日报》的罪名是,该报电讯没有独采新华社和苏联等“民主国家”新闻社通讯稿,还继续刊发中央社和英美电讯它的平衡报道,被中共看作是替国民党“假和谈”作宣传查封之余,中共也没忘了给成舍我戴一顶国民党 CC系特务的高帽 人在外地的成舍我先生,当即发表一份声明,其中说: 世界日报不特从未接受任何朝代之任何支持,与其发生任何关系,甚至国民政府统治下,各地例有之低利文化贷款,亦向来谢绝中共所查封世界日报资产中,每部机器之齿轮,每块铅版之字粒,皆为余及数百同人绞脑汁,流血汗以获得世界日报今虽暂时不能再向华北广大读者供献超然独立之社论,迅速确实之新闻,但过去数十年来,华北广大读者所给予世界日报滋育成长之鼓励,正可坚弥余及无数新闻战士,为新闻之自由继续苦斗之信念回忆抗战时期,不特余之北平世界日报,为敌摧毁,所有余主办南京上海香港之其他报纸,亦先后悉遭掠夺汉口桂林则未及出版,即告沦陷而余终于胜利前夕,在重庆复刊世界日报,余深信天地之大,中共能封闭余北平之世界日报,而无法封闭余毕生献身新闻事业,发挥正义,抵抗暴力之意志 针对中共称自己为CC分子,成舍我说,“任何朝代均有其制造污蔑异己之天赋特权国特、匪谍,其他皆然,此为古今中外不易之定律,而在今日为尤甚,余亦惟有叹息政治道德之愈益衰落而已” 查封、没收和接管《世界日报》的要角之一,乃是当时担任民盟总部临时工作委员会委员的胡愈之,他以北平市文化接管委员会委员的名义接管了《世界日报》事情的经过,胡愈之侄子胡序威作了这样的描写: 胡愈之于1949年1月31日进北平城,2月1日在前门城楼观看了解放军入城式,随后即为迎接大批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到来做准备工作民盟总部迁北平后,胡愈之担任民盟总部临时工作委员会委员,并入住东总布胡同沈钧儒家中早在西柏坡毛泽东与胡愈之交谈时就提到将来新中国要办一份给知识分子看的报纸进北平后中共中央建议由民盟代表民主党派创办以知识分子为主要对象的《光明日报》,于是胡愈之就承担起《光明日报》的筹建任务他以北平市文化接管委员会委员的名义接管了《世界日报》,经过几个月的筹备,由章伯钧任社长、胡愈之任总编辑的《光明日报》于在1949年6月16日与读者见面《光明日报》创刊号发表了胡愈之撰写的重要社论《团结一致建设民主新中国》此前一天,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正式成立,胡愈之一直参加筹备会的工作,经常白天参加会议,晚上到报社上班9月21日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隆重召开会议期间,《光明日报》接连发表《庆祝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开幕》、《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新的国家新型的国家》等多篇社论,为人民民主新中国的诞生而热烈欢呼 章怡和那篇《两片落叶,偶尔吹在一起――储安平与父亲章伯钧》,更是极其生动地描写了当时民盟诸君接管所谓的“伪《世界日报》”,将成舍我和数百同人绞脑汁流血汗才得来的资产据为己有时,那种欢欣鼓舞的情形: 1949年的春季,新政协召开在即民盟总部(即民盟中央的前身)的人特别忙碌,也特别积极,几乎天天在父亲下榻的北京饭店113室开会 4月9日下午3时,在这里举行民盟总部第6次会议出席者有沈钧儒、黄炎培、潘光旦、张东荪、曾昭抡、楚图南、千家驹、周鲸文、吴晗等,共29人会议主席是父亲,会议内容之一是沈钧儒提议:中共指定《中国时报》交由民盟接管,究竟本盟应否接管,请予公决经讨论,形成并通过了民盟决定筹办报纸、成立盟报筹备委员会等三项决议... 4月16日下午,民盟总部在北京饭店举行的第7次会议上,暂时负责《中国时报》报馆接收工作的胡愈之,做出书面报告说:《中国时报》不甚合用,请改为接收伪《世界日报》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办报的事情有了进展5月14日下午,在北京饭店113室举行了民盟总部第11次会议这次会议就中共中央统战部函请民盟接收伪《世界日报》的事宜,做出公决在沈钧儒的主持下,经22人讨论后,通过决议如下:(一)由章伯钧、胡愈之、萨空了、林仲易、严信民、谢公望、孙承佩等7 人组织盟报筹办委员会;(二)盟报名称定为《光明日报》;(三)于5月16日接收报馆,6月16日出版新报;(四)开办费请政府拨款;(五)办报的政策与方针,另会讨论 6月6日下午2时,在北京饭店113室举行民盟总部第14次会议会上,由父亲、胡愈之、萨空了、林仲易拟就的《光明日报》组织大纲,经修正获得通过;推章伯钧、刘王立明、胡愈之、林仲易、萨空了5人,为社务委员会委员;父亲兼该委员会主席... 十天后,即1949年6月16日上午,中国民主同盟在北平创办的机关报《光明日报》,出版了它的第一张报纸社长章伯钧,总编辑胡愈之,秘书长萨空了,总经理林仲易 自由——这个概念的内涵对知识分子来说,其中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是最最重要的,也是最最宝贵的它们几乎与人身自由有着同等的分量,被一些人视之为生命所以,当父亲得知作为高级知识分子政治派别的民盟能拥有一份报纸,且又由自己负责筹建的时候,其心情活像一个男人在筹办婚礼大典:激动、欣幸、亢奋,还有满脑子的盘算和设想 就这样,当中共侵犯言论自由,扼杀民间独立报纸,查封《世界日报》时,民盟诸君没有表现出半分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同情、警惕与戒惧,反倒抱着如同男人筹办婚礼大典般“激动、欣幸、亢奋”的心情,再加上“满脑子的盘算和设想”,积极主动地扮演了没收接管的角色 8年以后,中共整治《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罪名之一与当初查封世界日报的理由很相似:储安平曾提出要在刊发新华社通讯时,也刊发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通讯社电讯当年扼杀“伪《世界日报》”的大棒,到头来并没有放过为之“激动、欣幸、亢奋”的那一群人 就在民盟诸君大部被中共打成右派的前一年,成舍我先生在台湾创办了私立世界新闻职业学校几十年经营,发展成今天的私立世新大学,培养了无数的华人新闻人才这让人想起当年中共查封《世界日报》时,成先生发下的誓言:“余深信天地之大,中共能封闭余北平之世界日报,而无法封闭余毕生献身新闻事业,发挥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