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华尔街 占领王府井(陈破空)

 作者:车正佣孪     |      日期:2017-09-03 08:10:25
从纽约开始的“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已经进入第二个月纽约市政府原本要求示威者暂时撤离他们安营扎寨的祖科蒂公园,由清洁工人打扫卫生后,再回来;但示威者自行打扫了卫生,纽约市政府于是决定,抗议者可以继续留在该公园,继续他们的抗议 太平洋彼岸,北京,中共官方媒体紧盯发生在美国的抗议活动,期待出现一些能让他们借题发挥的内容然而,诸如中共政府动用军队、坦克和机关枪,对请愿学生施以血腥“清场”的场面,永不可能在美国出现 即便有人在“占领华尔街”的示威中被捕,那“被捕”的含义,也与中国不同在纽约的示威中,有人因非法闯入银行而被捕,那是理所当然的法制反应;另有人因故意冲撞警察红线(或借此吸引媒体镜头)而被捕,这类被捕,通常在几小时、至多一夜之后,就会被释放,任由他重回示威队伍;而同样情形,在中国,被捕后,肯定被判处多年以上重刑,难见天日,其间,甚至惨遭酷刑 美国的“占领华尔街”示威,被中共喉舌指为针对美国制度,声言,美国民众的诉求,是要“改变美国不公平不合理的政治经济制度”但,恰恰是美国制度,才使这类抗议活动成为可能   如果把美国改造成中国那样的制度,一党专制,新闻封锁,“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扼杀于萌芽状态”,类似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当然难以“发生”;即便发生,也不过就是“无足轻重”的“群体性事件”;即便真的发生,也不会在国内媒体上“发生”信息隔绝,各地民众互不知情,彷如“孤立事件” “占领华尔街”,并不孤立,经由新闻媒体和互联网的传播,扩展到全世界,至10月15日,类似抗议活动已经蔓延至82个国家、951个城市,包括与中国同文同种的台湾、辖属中国的香港主题大致都是:不满金融管理混乱,抗议企业主贪婪,反对贫富不均;正经历债务危机的国家,如欧洲,民众还抗议政府削减公共开支,呐喊“我们不能为债务埋单”、“偿还债务不能加重弱势群体的负担” 中共媒体,试图把所有这些抗议诉求都归结为“西方的问题”,然而,中国本身,岂止是金融管理混乱乃是金融垄断、黑箱操作;岂止是企业主贪婪乃是官员贪婪、官场腐败,无所不在的行贿受贿;岂止是贫富不均乃是贫富分化、贫富悬殊;岂止是“加重弱势群体的负担”乃是对广大弱势群体赤裸裸的盘剥、压榨、任意欺凌 可见,比占领华尔街更紧迫的,是占领北京、占领王府井那个公然操纵人民币汇率、大规模抢购囤积他国债券、大肆侵犯知识产权的北京政权,不仅是酿成国际金融危机的祸首,而且是制造中国官场腐败、贫富悬殊、人民敢怒不敢言的元凶 论及制度,中共刻意回避民主与专制之分,只说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别,自我标榜为“社会主义”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国际上,现今的“中国模式”,早就被定义为“专制资本主义”,或“权贵资本主义”,连“占领华尔街”的美国民众,都如是描绘今日中国而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或者说,福利主义,大抵只存在于欧洲,尤其北欧国家,如瑞典、瑞士、丹麦、比利时等而这类福利主义或社会主义,也因欧洲债务危机的加深,正经历反思 中共喉舌还把矛头指向美国媒体,先是说美国“新闻封锁华尔街抗议潮”,后来又说“美国媒体对‘占领华尔街’失声失焦”,再后来,又说“‘占领华尔街者’不满美国媒体表现” 且不说,中共本身,才是新闻封锁的全球首恶,并无资格指控他国“新闻封锁”;就说中共的指控,也完全是无中生有,欺骗中国民众而已针对“占领华尔街”示威,美国不仅有铺天盖地的报道,以至于家喻户晓,更未“失声失焦”;至于有‘ 占领华尔街者’不满美国媒体表现,更是民主社会的正常现象,那种“人人都满意”、媒体或政府“获得百分之百拥护”的假象,也只有在诸如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金正日统治下的北朝鲜、胡锦涛管制下的中国,才能“做”得出来 中共喉舌嫌美国媒体对“占领华尔街”报道不够,不如前段时间对北非和中东的“茉莉花革命”报道多,因而大加挞伐似乎想证明,美国回避本国问题;而北非和中东的革命,仿佛是美国和西方媒体鼓动的结果 岂不知,北非和中东诸国,正因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缺失,才爆发革命,被这些国家独裁者屏蔽的他国媒体,又岂有跨国鼓动的神通而在保障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美国,人民自有宣泄渠道,国家得以有效调节就如美国历史上的反战运动、民权运动等一样,“占领华尔街”运动,只会带给美国社会新的反思与进步 这就是美国精神,这就是美国常态那些被洗得“脑残”、以至于“坏了头壳”的中共御用媒体或御用文人们,看不懂、读不明,或者,假装看不懂、读不明,其“ 终生职业”,不过就是误国误民、充当千古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