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从德:关于柴玲回忆的声明

 作者:连瘥黹     |      日期:2017-11-03 18:07:16
最近柴玲回忆面世,多有涉及我的内容虽非我一贯风格,但因太多朋友问起,且事关大局,这里破例做一公开说明: 1. 柴玲回忆具有很高价值,首次披露了“六四”的一些关键内情和反堕胎的宗教见证,实属难能可贵 2. 其中许多个人隐私涉及到我因为分手,柴玲很受伤,在此我愿再次郑重道歉,恳请谅解同时,我至今相信,那时我们分开是正确的选择,夫妻不成还能做朋友,否则可能早就反目这里也向柴玲及其教友们近来表示对我增加的代祷,深致谢意也望大家放心,上帝一直在我心中,我很平安喜乐 3. 将我们出国后分手的原因,归咎於一位香港女星,出现於我们在国内逃亡十个月时被迫分离的那八个月中,这并非事实——我与任何女星从无任何交往,遑论逃亡途中若柴玲记得是谁,我很想知道其实,我们最终分手的原因,是价值观的差异:那时我们已是两个不同的生命,柴玲继续追求美国梦,我因“六四”前后的经历而有了一个“中国梦”,之后各自的人生轨迹也能清晰印证八九年广场上的国人一旦自由就变得那么善良、和平而勇敢,逃亡中那些救我们的传统人士的慈悲与睿智,都让我看到中国的大希望出国后我避开聚光灯,放弃六四前已有的美国大学遥感博士奖学金,弃理从文,在极艰苦的情况下,到法国学习研究各种传统文化十五年,取得宗教学博士学位我相信中华文化优秀传统与西方普世价值的结合,就是中国必然的美好未来,也是走向世界大同的最佳途径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为了中国梦,我不惜放下了一切至於二人冲突,当时确实激烈,柴玲回忆中的描述并不完整,多有夸张扭曲和掩饰二十多年后还能写得细緻入微栩栩如生,显然是有人代笔为了某种逻辑需要而做的文学加工,以至於最后这样总结我们失败的婚姻——“我爱过他,这不是我的错”为了大局及维系情义,不进八卦阵,我选择不披露隐私细节 4. 有的报刊文章移花接木,将本就子虚乌有的所谓香港女星乾坤大挪移到天安门广场上,又引申发挥,整体抹黑这场伟大运动,指责“因为学生的愚蠢而葬送了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走向开放的可能性”作为天安门群体为国为民牺牲奉献中的一员,对此我深感遗憾八九学运自然也有很多过失,但绝非被抹黑的那样一概为了个人私欲自发参与八九民运的人们,缘由各别,但为国为民牺牲奉献的精神,却如出一辙,汇成蔚为壮观的洪流是他们选择的牺牲,推动了中国的进步任何贬损这一精神的不实之词,都应釐清,因此不得不破例作此声明 5. 关於“六四”史实,我的一贯原则是追寻和捍卫真相十几年来,我一直在为柴玲辩护(http://64memo.com/b5/14.htm),并鼓励她写出自己的回忆,皆因公义而非私情,哪怕伤及我自己也在所不惜,相信现在大家会明白了今后我也会坚持这一原则,包括继续为被丑化的柴玲辩护,只要是史实我读过她十来年中的几个手稿,但最后出的回忆我未得到英文原稿,只读到上月她电邮群发的中文翻译初稿相较以前,此稿最大变化是增加了反堕胎的宗教内容,於是调整了对事实的解说柴玲四次堕胎,前两次在我们交往之前,我读此稿前都毫不知情;后两次我皆明确表示希望保住胎儿,还曾准备退学养家,并非“虚张声势”大量披露个人隐私可能导致亲友困扰,我也多次提醒,但柴玲已进入某教派逻辑,主张向全世界公开忏悔过往罪性,并告诉我此稿是“上帝借她的手在书写”,我只能无语我也建议应提及阻拦军队被诬为“暴徒”的勇士们和天安门母亲,及一些只有她才知道的关键史实包括上百错处,我共作了三百多个批註寄给柴玲,很遗憾她说已来不及仔细修订了实际上,自从前年拙着《六四日记》出版后,外界不乏对我个人的误解,至今未澄清该书将在明年六四前出增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