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钟:彭德怀曾否虐待战俘? 韩战回忆录 (15)

 作者:强陉     |      日期:2017-08-01 05:05:08
在板门店 (15):彭德怀曾否虐待战俘 1953年秋,38度以南的板门店 这里是中朝军队与联合国军交换战俘的地方 两个美军中校夹著一个韩国军队中校,级别平等,三人一横列,步伐整齐,来到中朝方长方形木桌前办理手续,在战俘名册上签字 美国人身材很高,中间的韩国军官总是很矮,显得瘦小,看上去有点好笑都是深橄榄绿的夏季军装,样子也有些相像,鸭蛋形长圆平顶军帽,大帽沿前伸,比臃肿的冬季军装显得简朴、精干 前方十几米就是联合国军一方,一道无形的线划分南北,敌我分明,除双方代表,均无人越雷池一步 我方比较严肃,对方没有阶级观念、阶级仇恨、敌我要划清界限之类意识形态,隔著一条线总有交流的表情流露,一个黑人士兵不断向我挤眼(俄国人对陌生人眼是起一只眼,用一只眼不断开合,表示幽默,美国黑人士兵更多是想交流感情,以为人类都是朋友,毫无敌对情绪),我则不予回应,铁板起面孔,划清敌我界限 1953年10月停战之后,双方谈判要地:38度线以南的开城便成了楔入南朝鲜境内,意识形态斗争的前线:建立临时房屋和对方比速度,谈判桌上国旗比大小,一切要压倒对方,连物资供应也集中全国物力,军毯在灰帆布帐篷里满坑满谷、堆积如山挑选全国剧种化妆最美,服装、布景、剧情内容最适合打动外国人的越剧,由浙江演员天天上演1952年10月1日国庆节、1953年5月1日劳动节的阅兵式,天天在广场播映,扩大影响,天天军民坐满,大人小孩不时发出警叹!其时大陆经济建设五年计划,还没开始,但展现在开城都是另一种面貌,富强得很 停战后志愿军领导机关除了组织大规模劳动,帮助北朝鲜军在一片瓦砾之上重建经济外,本身没多少事做,政治部主任爱搞形式主义,每月除召集各科室分别提出政治工作计划外,完事大吉除了每周办舞会,还要游览一番,我们便同去开城,顺道参观板门店 我问当地的李参谋,我方南韩遣返战俘,怎么没见有韩国战俘李参谋手伸八字,作手枪状我立刻明白北朝鲜军人民军,不论美国人、本国同胞,凡落入手中,一律枪毙入朝初期,彭德怀司令员曾给金日成写过长信,字斟句酌地翻译,苦口婆心地婉言相劝金日成放弃毙俘政策介绍中国三年内战中善待国军战俘的经验,发给银元作路费,开具路条,一路放行,去留自由,明知许多战俘不会返乡,放纵他们回归国军,作活广告,使国军士兵毫无恐惧,一旦被围,大批投降,许多老相识卒众来归,看来,金日成没有听众劝告 当时不由想起曾经常见的韩国军队被俘士兵,大都宽宽的肩膀,比中国士兵更显健壮,营养充足,在老志愿军兵站医院与志愿军同等艰苦待遇,大多经宣传俘虏政策脸上快乐且不知愁,他们都想不到很快便会送到人民军...... 当时追思往事同时,不由想起从中国版图「独立」出去的外蒙古国歌:   「我们的红旗就是战旗,    高举红旗,消灭仇敌:    打死他们,喂给狗吃,    看我们高举鲜红的旗!」 北朝鲜左右两岸有许多小岛,战争中被美军占领,记得去年互联网上报导,朝鲜人民军在一个小岛上把三个美军士兵(其中一名是工兵)活著挖出肝脏,弄熟吃下肚去煽动士兵仇恨人类到此地步! 这种把一部份同胞,或一部份人类,当作整个阶级来仇恨、来消灭,和纳粹民族主义把犹太人作为整个民族来仇恨、来消灭是一样的,不过是左与右面目不同 在入朝初期,第一次战役后,美国战俘就面临险境 在大馆附近,我住在偏僻乡村中一个兵站医院当村妇们得知前方送来一个美国战俘,一帮妇女拿著窄窄的朝鲜菜刀和衣剪,便冲到医院,要亲自报仇,护士们拚命抵住柴门,幸而北朝鲜人听从劝告,否则美国人会惨遭凌辱 这是美国人历史上从没遇到也没听说过的 据护士们说,美国人一点儿不知情,还天天和护士们「耍活宝」用口腔鼻腔,模仿各种乐器的声音,给护士逗乐没有餐具,用借来的朝鲜铜碗,盛大米饭,优待美俘,特加两块罐头牛肉,两根细树枝算作筷子,美国人不会用,三下两下把稀有的两块牛肉都弄到地上,美国人只是尴尬地耸耸肩膀我想若真见到刀剪冲来的阵势,他会发抖,不知所措,一扫乐观情态 志愿军方面优待战俘,并无人道主义内涵,当做反间(五种间谍计之一)计运用,利用敌人活口,瓦解敌军 当时为监督执行交换战俘,请出五国观察团,中朝方请波兰、捷克军事代表,美国请来瑞士、瑞典代表,双方共请的代表是印度,常见捷、波将军娇阳下脱去将军服,赤膊坐在俄制吉普车内在开城街上兜风,不讲军风军纪尤其印度军队(李参谋说)把车开到农民菜地,拔起萝卜,从不给钱农民追讨大骂,中国方面的翻译马上代为付款,当时周恩来在争取团结印度总理尼赫鲁,我警讶于中国的国外统战做到如此精微的程度,(印度总理尼赫鲁在世时在世界上有相当威望,被周恩来当时成功地加以争取利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团结第三世界、保护中共专政、否定人权的武器,算做由周恩来与尼赫鲁共同提出,实际上出自毛泽东之手,早见于1947年共产党文献我问李参谋:「这有无高人指点」李答:「中央李队长坐镇开城但不露面」我问:「李队长是哪一位」答:「不知道,猜猜看!」 作为司令员,彭德怀把一切责任归诸于自己在虐俘方面,由于没有人道主义的教育,(共产党批判为资产阶级人性论:人道主义是不讲阶级性)所以也难免虐俘行为 1951年新年,第二次战役中,由于美军、韩军普遍知道北朝鲜不留俘虏,一律脑后开枪战俘躺倒地上,死也不肯离开战场,一个战士津津乐道发明的绝招,把黑人俘虏捆住用电线或铜铁丝系住生殖器官,俘虏被乖乖牵著走,此事若在国际上曝光,不知会掀起多大影响,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配合默契,法国共产党《人道报》著名记者贝却敌,天天在板门店转悠,一似鹤立鸡群,高高的细长条身材,一身灰西服,一圈灰发,闪著光亮的秃顶在人群中极为显眼,专找美国方面的纰漏,向世界揭发,但对中朝方面绝对没有负面报导,许多事情也不可能让他知道至于隐密犯罪,1953年底我在平壤附近兵站医院躺在多人大坑上,就听到一个战士说:「他们排长把美国女俘三十多人都强奸过,命令战士把住洞口」但是没有战士揭发 按解放军条令,上级投敌,下级有权开枪;但没有针对上级强奸俘虏的一款这和大陆土改中贫农向地主富农家庭集体进行阶级报复有些类似,《关于土改中的违法乱纪》的中央文件发到军队团一级,地方县一级,写明五十年代初镇压反革命杀掉40万人(包括南方剿匪,这40万数字对内恐怕也有很大保留)尤其土改中违法乱纪,令人触目惊心,地主家的姑娘、媳妇都成了轮奸的对象,开大会批斗,绑在草台各大柱上曝晒,等观众散尽村干部,土改积极份子肆意施暴,这些就是毛选开篇所谓的「流氓无产者,最能勇敢奋斗」的共产社会基础彭德怀重视俘虏政策,对美韩俘虏不错,不知对此等文件中虐待中国同胞的案例作何感想是否也充满阶级仇恨据我所知,彭从未对此种狂虐「地主阶级」女同胞的普遍兽行有过任何异议 虐俘与否千秋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