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情妇:高层个个玩女人 周恩来邓小平不例外

 作者:鲍刈     |      日期:2018-01-03 03:08:09
圖:文革中,中南海一組,毛身邊的工作人員:前排右三陳惠敏,     右二張玉鳳(陳惠敏)      开放杂志编者按;新近出版的《司徒华回忆录》,提到八九年六四事件后曾协助一名“毛泽东情妇”移民美国她就是毛身边仅次于张玉凤、孟锦云的女人陈惠敏(陈露文)本刊主编一九九七年在香港与其相识,协助她出版回忆录,并记录多次深入谈话的内容,撰成此文,以飨读者   揭开和孟锦云当“现行反革命”之谜 第一次会见陈露文小姐是在一九九七年中国新年期间的二月十二日,在九龙祝家庄饭店,那是透过张宁(林彪的未婚儿媳)的介绍,因为九六年八月同事蔡咏梅采访过张宁,而张宁和陈露文同是前空政文工团的舞蹈演员,她们都是来自南京的军人家庭张宁和陈露文还有联系,知道陈在香港于是,我和蔡一道去见她 我的好奇心可想而知:为毛所宠的宫女,是天生丽质,还是美人迟暮我们见到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笑脸相迎,剪着短发,挽着一个啡色手袋精神旺盛,一眼可见是属于性格开朗热情的一类女性个子大约有一米七,根据她后来的描述,她应是四十九岁当然,此时很难想像她在毛身边的容貌,毕竟,她离开毛噎二十一年 打开话匣子,她可真是有点“口没遮拦”,非常爽快地说往事我们没有一句废话地便切入毛的话题上,问她是怎样走近毛的身边她说,第一次见毛主席时,只有十四岁,那是一九六二年她在空政文工团舞蹈队“上班”,直到一九六七年文革初期她们那时每周两次去中南海陪毛跳舞 “为什么一九六七年就停止了” “那时文化大革命造反有理”,陈露文说:“我们也不懂政治,跟着发牢骚,我和孟锦云一起议论毛主席,说毛像皇帝三宫六苑,我们算什么是妃子要册封,是妓女要收钱,是舞女要好玩,我们什么都没有——这话被文工团的头头刘素媛听到,她连夜去向毛报告,毛听后只说了两个字:造谣!就把孟锦云和我抓起来,打成现行反革命,遭到毒打,我被送去东北说我们反对毛主席” 我们知道,毛晚年身边有两个宠女:张玉凤和孟锦云张之受宠,介入政治之深已不是秘密,孟在毛死后较低调,只有一本郭金荣着《毛泽东的黄金岁月》(一九九○年出版,二○○九年又重炒一本《走进毛泽东的黄昏岁月》),是孟的口述之作,虽是党性作品,却也透露了一些细节最引人生疑的是,孟这样一个陪毛跳舞的女孩,怎么突然成为反毛的“现行反革命”郭的书中称,孟案是当年的“一号问题”,谁也不准打听,不准传说,是涉及毛的绝密而七五年夏天,毛又突然将孟收回身边工作,此时已婚的孟,想要一个孩子,毛竟不予批准孟戴着反革命帽子,在毛身边,甚至可代毛圈阅机密文件……这在那全国斗得你死我活的时代,是何等荒谬的事! 自由进出香港许家屯办公室 因此,海外许多评论都认定孟和毛的关系不仅陪舞还有陪睡现在,陈露文的披露可视为一个旁证她和孟锦云同年,事后遭遇更惨林彪事件后,她得以从东北送回北京,挨打的伤痛,遗留至今后来再进中南海,直到毛死前前后经历十四年 陈露文说,她的本名是“陈惠敏”,为了隐蔽其身份,才改名陈露文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采访名单之“身边工作人员、女朋友”中,陈惠敏和张玉凤、孟锦云在列 陈露文说,张玉凤是东北籍的列车服务员、孟锦云是出身不好的湖北平民之家而陈露文之父陈玉生是新四军第三军分区的司令员,前香港新华社社长许家屯曾在陈玉生部抗日地区任泰兴县委书记,后任陈部政治部副主任许在九七年九月香港《苹果日报》专栏中提到陈玉生抗日初期是中共秘密党员 因此,凭藉其父曾是许家屯的上级,陈露文八三年来香港后,便可自由出入新华社,有时直入许家屯办公室陈说,许家屯常告诫她不要 “乱说话”,尤其是关于毛的话题,甚至吓唬她,要小心,否则会被暗杀,被绑架回去(许还说他亲自批示过江苏歌舞团一名因说出和毛有一夜情的演员判处死刑)后来怕影响不好,许家屯便下令新华社门警不让陈露文随便进入 一九八六年八月,陈露文果然出事那年她回北京被国安在西苑饭店绑架藉口是她在外面讲毛的私事,泄露党的机密关在香山双清别墅,被严密看守,住在一个二层楼上,关了一年八个月,才放她回南京老家 后来,中央派向守志(南京军区司令员)和江苏省委书记等人向她父亲宣布陈露文没有问题,“父亲对我的事管不了,只盼我走远点”她父亲一九九四年去世,九十六岁去世前住南京,任江苏省政协副主席陈父受到尊重,是因为早年自组游击队抗日,为国民党收编后,接应新四军建立苏北根据地,立下大功,任新四军(三野)第三纵队司令,副司令为叶飞、张爱萍陈露文仅有的小学教育就在南京军区子弟小学(卫岗小学)入读,和张宁、刘伯承之女、许世友之女同窗 英国特工认证她是毛的情妇 八九学潮失败后,陈露文看到很多人逃亡香港,她便趁机偷渡,重返香港走的什么路线她没有说最近司徒华回忆录《大江东去》出版,其中提到“黄雀行动”也帮了一名“毛泽东情妇”去美国当即令我想到陈露文 华叔提到此妇人的特征:①带有一名八岁儿子;②曾是解放军文工团;③毛死后嫁给南京军区副司令之子;④从事军火生意;⑤曾关押北京西山;⑥花了二十万元偷渡来港 对照陈露文向我谈到的情况,此妇是她无疑她确有一子相伴,我也见过,九七年十九岁,个头高瘦八九年应该是十岁陈露文的婚姻也没错,是南京军区副司令之子,名叫“段焕京”(这是陈所述,查当时南军副司令名段焕竞,怎么与子同音)她说,毛死前四个月曾嘱咐她,赶快离开北京,到南方去,嫁人她将此事告江华、叶飞,他们认为是毛安排后事她遂下嫁段家,一年后诞下男婴丈夫湖南茶陵人对这段婚姻,她描述道: “结婚几天,我就感到厌倦,我们在一起,一点情趣也没有,乏味之至他甚至不能谅解我和毛的关系,我们的孩子被他骂做毛的杂种,竟拿来摔,只有离婚” 为查证华叔回忆录的记载,我特地询问支联会常委张文光先生原来“毛情妇”这单案子是他经手办理的张文光说:八九年的一天,有人带了这位妇女和他儿子来见我,说了她和毛的关系,要我们帮她移民美国我立即报告港府政治部保安科,希望安排和这女人接触,查明真相港府一名老外,相信是英国高级特工,随即和该母子见了面,很快通知我,说没错,是毛泽东情妇 张文光说,他将此事报告华叔,我们都很惊讶英国特工收集中国情报的能力但是有些细节华叔老了,记得不准确例如是否去了美国 这点华叔书中是有差错因为陈露文八九年来港,一直到九七前才办成移民,她告诉我已办好去澳洲几年后,又有人告诉我,她其实是去了英国九七后我和她就断了联系 高层个个玩女人,周邓都不例外 当问到《叫父亲太沉重》,周恩来有没有婚外情时,陈露文毫不犹豫地说:周有情人,是一位将军的妻子,比她大十岁,是海政的舞蹈演员周常打电话找她,在她们那圈子里人皆知道她说“艾蓓完全是周恩来的女儿!”艾的养父是个副部长,生母在北京,当然不会公开 陈露文解释说,高层除陈云身体衰弱,林彪“抽白面(鸦片)”外,个个都玩女人,老帅朱、叶、老邓都不例外他们当这是最高的特权享受有的高干还“扒灰”,搞儿媳妇,告到毛那里下级为了巴结上级,也以介绍女孩子为最好的手段有人专机从杭州送一女给毛,毛看不上眼,当即飞返杭毛曾要她介绍姐姐来京(陈露文一家十姊妹,她排行老七),被她拒绝张玉凤就没有拒绝介绍其妹到中南海服侍毛 1997年3月攝於香港萬豪酒店左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