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已死英倫再生?

 作者:王孙陴     |      日期:2017-12-02 18:16:21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官方網站 不僅一般英國人民對國際事務已經漸失興趣,英國執政者對國家在國際社會的定位是一個“積極參與、追求合作的中等西方強國”這種態度體現了英式實用主義哲學的特點 5月7日,將是英國2015年大選日相比希拉蕊參選美國總統所引發的全球關注,英國這次選舉在世界層面稍微乏人問津,雖然它堪稱是英國二戰後對抗性最強的大選之一 更為吊詭的是,英國這次大選,雖然候選人在幾乎所有問題上都意見相左爭論激烈,但外交卻不是大選的關鍵議題之一這從根本上講,是因為英國已經沒有那麼多海外利益和海外關切,選民對此沒有興趣換言之,這一次大選大概確確實實是英國人關上門來自己玩 和曾經一度繁榮強大的大英帝國(British Empire)比起來,今日英國,雖然依然是世界強國之一,但在國際上已然頗為落寞有意思的是,儘管世界上不乏不勝唏噓者,英國人卻很少為此長籲短歎或者痛惜不已他們倒是很大程度上為大英帝國不經大規模動亂的解體而自豪,謂之“優雅的撤退”那些還想當然地以為當代英國人都夢想回到帝國和霸權時代的,大概是不知道,不僅一般英國人民對國際事務已經漸失興趣,英國執政者對國家在國際社會的定位是一個“積極參與、追求合作的中等西方強國”這種態度完美地體現了英式實用主義哲學的特點 英國在外交上的收縮近年來愈發明顯,這已經引發了英美“特殊關係”的某種危機佈雷爾時代,英國甘當美國小夥伴,追隨小布希東征西討,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駐軍一度達到五萬人到了卡梅倫首相時代,英軍僅在利比亞有過較實質的參與為了回應一度呼聲很高的要求軍事打擊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的國際國內壓力,卡梅倫像模像樣地尋求議會批准對敘使用武力,結果在議會拒絕後長出了一口氣,自己解釋說這表明英國人民不希望參與對外戰爭,正好不承擔這個包袱 目下英國讓美國最擔憂的是其軍事開支的大幅度削減英國的國防開支已經預定要進一步削減8%但加上多年的欠帳以及國防部被要求承擔對核武庫的維護,削減的實際比例是25%削減後,英國的國防開支將會是GDP的1.95%,低於北約組織對成員國要求的2%底線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今年一月和卡梅倫會面時候,就當面表達美國對此的關切,說這樣會讓英國成為美國“不太有效的一個盟友” 但是秉承大英帝國高超外交的遺風,卡梅倫政府還是正確展示了靈活實用的外交風格,尤其體現在對華關係上今年三月,英國宣佈加入“亞投行”以西方七國集團成員之一、美國特殊盟友、歐洲列強之一的身份,英國這種做法在美國看來幾乎有點“冒天下之大不韙”,是以美國國務院對此回應的口氣幾乎是公開譴責而英國的行為具有顛覆性的引導效應,一舉引發本來對亞投行持懷疑態度的西方國家的加入熱潮,從而使得拒不加入的美國和日本相當難堪 當然,英國這樣做也不至於一下子就構成對美國的“背叛”畢竟,美英的同盟關係是建立在共同歷史、文明根源、意識形態和現實共同利益的基礎上,美英的共同紐帶要遠比中英的關係“鐵”但是,這並不表示英國就必然可以被視為英國的小夥伴而事事追隨美國以英國本身在國際上的軟硬實力,如果其以後奉行更為獨立的外交政策,也能夠成為中國很好的夥伴,在中國的復興路上發揮積極的建設性作用 從英國的角度來說,適當和美國拉開距離以增強和亞洲國家的合作,不僅是短期解決國內問題的需要,從長遠角度講也是再造英倫的必然選擇短期來講,英國需要解決國內面臨的經濟問題,必須削減開支、吸引投資和擴大出口,這使得降低國防預算和加強與中國的經濟合作成為難以避免的選擇長遠來講,英國既然將自己定義為“中等西方強國”,最好的局面就是同時和那些大強國保持積極交往,謀求最大的迴旋空間這種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