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天水围泥头山,事态发展荒诞--明报3月22日

 作者:帅罟     |      日期:2018-03-05 09:20:06
天水围嘉湖山庄附近出现超级泥头山事件,事态发展至市民不满泥头山破坏环境、威胁性命安全,起而行动,但有多人涉嫌盗窃等罪名被捕最新情况反映这类泥头山事态荒谬一面,即使政府表示跨部门正严肃处理此事,呼吁「大家放心」,市民固然留意政府怎样处理天水围这处泥头山,不过,同样问题并非天水围独有,新界其他地区的泥头山多的是,市民关注政府会否从政策层面着手,包括修改法例和借助科技监察倾倒泥头,以彻底解决泥头垃圾山的问题 天水围这处泥头山,由于涉及范围愈来愈大,堆积愈来愈高,近期经居民投诉和传媒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当局檩于舆情,由屋宇署出面,以危险斜坡为由,向泥头山坐落的农地业主发出修葺令,要求在本月15日之前展开喷浆加固工程本来,就泥头山压顶,当局只要求喷浆加固,许多人都不以为然,因为这是变相认可并接受泥头山,将之常态化,而且喷浆加固是否就可以确保安全,备受质疑;只是当局这个低度要求,业主也不遵令执行,限期已过,泥头山未见加固动静,反而堆积活动未见止息 到昨日,历经关注团体到场挖泥示威,闹出「冲击泥头山被捕、堆填泥头山有理」的荒诞情景之后,政府昨日傍晚公布涉及土地有关人士已经通知屋宇署,表示会在今日开展紧急喷浆工程另外,政府指出涉事土地旁的堆填工程未获规划许可,属于违例发展,规划监督昨日依例要求有关业主在7天限期内,中止违例填土工程此事看来有进展,不过,解读这两点应对,其实从侧面说明政府对于这类堆填泥头山,基本上束手无策 首先,按政府的公布,有关人等只要今日开展喷浆加固工程,同时在7日内停止继续堆填,则已经形成的泥头山就会成为既定事实,政府再也无法触动它这样的处理,可视为开了一个坏先例因为有关人等只要做了这两点,泥头山就永续存在,而且相关人等毋须承担其他法律责任,这样的结果,释出的信息不啻政府给同类泥头山开绿灯,若日后更多人争相仿效,新界私办倾倒泥头、然后形成泥头山的情况,将如雨后春笋,届时更难以规管看来,泥头山给新界的自然景观带来灾难,更多人暴露在危及性命安全威胁的情况,日后极有可能出现 长期以来,政府对在新界非法倾倒泥头不作为,正如其他议题一样,最终迫使市民采取行动自救前日有关注团体成员到天水围泥头山,原本计划采集数十袋麻包袋泥土,然后运到金钟政府总部,把麻包泥土堆积起来,让特首梁振英和官员亲身体验泥头山是怎么一回事,云云不过,团体成员与早已在场的警员争执对峙之后,警方以「盗窃」等罪名拘捕了8人,带返警署,包括到场支持的一名立法会议员,他们其后都在拒绝保释下获准离去 关注团体成员的行动是否构成盗窃,在法律上存在争议事实上,即使当局坚持落案起诉,则如何证明被捕人等有不诚实意图,要把泥头「据为己有」法庭会否相信有人会盗窃事件中的泥头、然后据为己有按一般情理,当局较难将被捕者入罪,然则当时的拘捕行动,就有点「攞嚟搞」了,警方固然被认为故意针对示威者,客观上让人厌恶的泥头山则好像受到警方和当局「保护」当局此举,观感上把政府与警方置于不利位置,极不值得当局不宜继续对被捕者穷追猛打,以免处境更被动 天水围嘉湖泥头山和新界其他地区的泥头山,实际是旧契农地土地用途没有限制所致要从地契着手处理这个问题,难度甚大,因为契约是政府与业主之间的事,政府不可能单方面修改契约;若未获业主同意,强而行之,政府会被指摘强夺民产,届时或许事态会闹得更大即使如此,不等于对泥头山破坏环境、威胁性命安全放之任之,政府应该增加人手,加强巡查,同时修订《城市规划条例》和《废物弃置条例》,从严规管这种只顾私利、不顾公益的私营堆填行为另外,政府亦应研究利用科技,例如以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监测运载废料车辆违例倾倒泥头垃圾,这在其他国家证明有效,引入之后,不仅可以对新界地区、对全港日益严重的违法倾倒泥头垃圾行为,也可以更有效规管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