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泥头山折射土地乱象,政府须强力执法匡正--明报3月16日

 作者:鲍刈     |      日期:2017-12-03 13:17:01
新界部分地区一些荒废农地,近年被人用作堆填成为泥头山,这些山丘拔地而起,约3、4层楼高,由于并无加固,一旦倒塌或会危及性命安全这些山丘破坏环境和构成安全威胁,政府却放之任之而从未尝试从政策层面应对,委实咄咄怪事这些农地,实际上已被用作堆填泥头垃圾,政府不应该纵容一些人继续在新界胡作非为,要制订政策、强力执法,以行动向全港市民证明,香港、九龙和新界都受法律管辖,没有一处享有"治外法权"的地区 继较早前天水围嘉湖山庄附近出现超级泥头山之后,元朗流浮山亦发现一座混杂泥头与垃圾堆出来的山丘,约5米高,面积约两个篮球场大,两旁农地有村民耕种;山丘顶部铺有沥青,有村民表示曾用作停车场这种山丘由堆填叠高,并无加固,在其上停放车辆等,不排除有倒塌的可能据村民表示,这座山丘的土地原本是菜田,去年地主收回土地之后,开始有泥头垃圾倾倒,逐渐发展成为一座泥头混杂垃圾的山丘据地方人士表示,类似天水围、流浮山的泥头垃圾山丘,在新界不在少数,特别是政府对此熟视无睹,引致愈来愈多人仿效,若情况持续下去,新界遍地泥头垃圾山的日子,不远矣! 法例规定不能随便和随意倾倒泥头垃圾,政府对这些山丘,推说因为属于旧契农地,并无用途限制,故农地用作倾倒泥头,并无违反契约,云云政府的说法,公衆无法理解,因为这些山丘并非一般倾倒堆放,而是影响了周遭环境和威胁性命安全;这并非地主的事,而是关乎公衆利益,政府岂能说无能为力!这是失职抑或尽责,公衆自会评断 政府对泥头垃圾山的消极心态,确切反映当局在新界执法诸多顾忌的一面,久而久之就形成新界土地使用乱象纷呈,积重难返,公权力遭到蔑视例如天水围的泥头山,终于有政府部门介入了,屋宇署认为是危险斜坡,发出修葺令,勒令土地拥有人在昨日之前展开紧急喷浆工程泥头山需要喷浆加固,即是有潜在危险,但是,现在屋宇署只是要求加固,这个信息会否鼓励更多人仿效值得注意不过,即使如此,屋宇署的勒令到昨日加固工程限期届满,仍然未获土地拥有人回应,喷浆工程未见展开,反而有迹象显示堆填操作仍在进行屋宇署令出不行,接下来会怎么做,将是检视政令能否在新界落实执行的考验 政府不积极在新界执法,是土地使用乱象的主要原因之一较早前本报报道元朗一幅约17公顷车场棕地的营运者涉嫌霸占官地,元朗测量处根据报道完成测量之后,得出结论是涉事范围约有8.5公顷政府土地,其中约有3.8公顷被违例建筑、货柜及围板等占用地政总署表示会分期处理,收回被占用官地,若掌握足够证据,征询法律意见后会考虑检控占用人这宗个案占用官地面积之大,而且时间跨度约达20年,当局一向并未理会,待本报揭露之后,元朗测量处只需要约两星期时间,就理出占用与违例情况;然则,过去20年土地部门对这样大规模霸占官地竟然不知不觉,他们是否尽职尽责,值得探究 泥头垃圾山、霸占官地等,显示一些人在新界土地事宜的无法无天,反映在新界丁屋僭建,当局本来要严格执法,但是在原居民反弹之后,清拆丁屋僭建已经不了了之再说,近年新界一些涉及生态保育的土地,动辄被破坏,当局不闻不问;有人为了收回争议土地,以游走于法律边缘的做法,罔顾他人权利,强行拆屋毁田等事态,经常发生上水古洞村一幅涉及逆权侵占诉讼的土地,前日突然被人开来3部推土机,铲平多间铁皮屋,6户人家家园尽毁这种无视法纪的行径,孰令致之是养痈为患的结果 除了当局必须严加执法,新界土地契约确实存在复杂情况,例如泥头垃圾山的旧契约,难以规管农地用途;类似情况,政府应该全面检视新界土地契约,然后立法或修例,使之全部纳入规管至于霸占官地以牟取私利的人,政府必须检控,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总之,新界土地使用乱象要到此为止,政府须以行动证明,法律在香港、九龙和新界全面适用,任何人都要遵守法律、没有特权,若有违法情事都要受到法律制裁政府阻吓在新界土地使用上胡作非为的行动,就应从全面清除泥头垃圾山做起(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