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记者偷入爆炸现场 第3近小区遍地是钱 (组图)

 作者:梁豚     |      日期:2019-08-15 09:08:01
阿波罗网编者注:此记者拍到的万科海港城的惨状,此小区是800米外那只距500到600米的万科清水港湾和700米的启航嘉园只会更惨 这场爆炸,真的像是一场电影 躺在宾馆床上的我,看着自己的照片,这样想 1.第一眼看到这样的情形时,我惊了一下 这,是电影吧!好莱坞科幻大片,都没有这么震撼这如同人间地狱的情形,我心中只有一个词——切尔诺贝利!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图片来源:微信) 在我喜欢的电影《康斯坦丁》里,基努里维斯进入地狱,烈火炙烤一切,跟这里的情形如此相似这些烧成框架的车身里,像是要时刻爬出地狱的厉鬼来 这时候一个消防员拖着水袋,飞快地跑过我的镜头 他淹没在这些地狱之车的海洋里,而在昨晚,这里是一片火海! 一个人,在这些人造物之前,是多么渺小;在水火与自然面前,又是多么脆弱! 有人称消防员为“伟大”,而我看到的,却只是柔软易碎的肉身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 我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这,是一次考验 2.我要回顾一下这一切的源起—— 8月2日深夜,睡之前,我看到了塘沽爆炸的消息,有小视频我还转发到了一个朋友群中但我真的没意识到这场爆炸有多严重 等第二天一早醒来,才发现朋友圈已经刷屏了 已经迟了,犹豫要不要去突发报道本报本来就少,而且出事地点不是北京 然而,这么近,不去?会后悔 跟部门上级请缨,允出发 打车去南站的路上买了到天津的高铁票,想直接买到塘沽,发现并没有列车 路上一直跟同去不同时的浩哥沟通行程,他比我早买了到天津的票 9:30,乘上去天津的车 坐在座位上,浩哥忽然发来短信,说十点有南站直接到达滨海的高铁 网上一搜果然! 犹豫,是先去天津,还是换车直接去滨海? 跟在家住天津,工作在滨海的超,一直联系浩哥和超都不确定天津到滨海的交通畅通,轻轨已经确定关闭,出租车呢?50多公里……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图片来源:微信) 9:36分,高铁开车前两分钟,我跳下来,买了去滨海的票 10:10分,再次坐上高铁 11:10分,准时到达滨海 出站,出租车,直达泰达医院 3.离现场越近,我越是兴奋起来 错过第一现场,我只能先去医院看看第二现场 但我的心里,早就确定不能止步于此 11:35,进入泰达医院,第一眼看到的是这样的情形——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 然后,第二眼就是这样的——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 伤员在填充每一张病床,志愿者和爱心人士在填充没一寸户外空间 与志愿者、爱心人士同时出现的,还有层层的安保和管制,我在医院里转了两圈,发现拍到重伤员和救治情况比较困难于是当即决定改去现场 我出门没有带口罩,因为虽然前方有传来空气有毒的消息,但我直觉并不会太严重,因为滨海人并没有疏散超也告诉我,他们上午还去滨海正常上班了 来到滨海,发现空气质量还好,除了雾霾 街上有不到一半的人戴了口罩在步行赶往火场的路上,看到很多这样的场景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 我默默在心里说:不要吓自己了!没那么严重! 4.我并不知道火场附近的环境,所以选择了步行,可以在路上熟悉环境,并且随时拍摄 离火场一公里左右的一处居民楼,玻璃几乎全被震碎,窗帘随风凌乱 路上跟凌晨就进入第一现场的新京报摄影大路联系,他还在里面,外面已经严格警戒,突破预期比较困难 走了将近半小时,我来到了警戒线外 再跟大路联系,他说已经被武警赶出来了,不再进去了 这么说,待会儿我有可能是里面唯一的记者…… 有警戒的地方进不去,我直接顺着高架桥往里(左边)走,高架桥下是一个工程车停车场,里面人员已经撤离,无人看管 进去继续靠近火场走了三四百米,忽然桥外的路边有保安出现,大声呵斥我:出去!你干嘛去!你这是第二次了啊! 我想他们认错人了不做对抗,转头往回走,等停放的大卡车遮住我时,我就拐进了停车场靠近警戒线内部的位置 一米高的栏杆,外面是几米宽的辅路,路对面,是防护林,夏天,郁郁葱葱 进了树林,外面是绝对看不到的 于是翻过栏杆,一秒钟飞奔过马路,冲进了防护林 林中都是小树,有十几排,林子的另一边,是一座居民区 我穿行在林间,继续往爆炸现场的方向走 忽然林子外社区的小路上有人影晃动我连忙俯身停下脚步 是巡逻的武警,一队五六个人他们在路上徘徊了几分钟,我大气儿也没敢出 终于,他们原路返回我又起身往前走终于看到了接近现场的情况—— 5.跨过被爆炸震塌的矮墙和废墟,我就看到了这座完全被破坏掉的建筑,远处是一处三层小楼烟雾就在更前方 地上躺着一只玩具熊布偶,不知道是从哪里的房间震出来的 三层小楼内外,玻璃都碎成了渣往里走时,一条黄狗忽然蹿了出来,惊慌失措地跑开了 现在这里,除了消防员,就剩下我和狗了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图片来源:微信) 走进第一层,就看见部分墙体被震塌想要爬到二楼三楼,太危险 但是高点是很重要的,于是我寻找其他的楼梯口 终于在最边上的房间,找到了基本没有损毁的楼梯我踩着被震落的门框和水泥块,爬上了三楼眼前,一片开阔,我要的就是这里——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图片来源:微信) 接下来,就是等待对面的举动这时我才发现,我藏身的小楼,是离火场最近的建筑物 大路出去前告诉我,现场的消防员已经撤出了,现场空空荡荡 但我发现现场还有几队消防员有所行动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图片来源:微信) 他们在试着灭火但泡沫喷过去,很快废墟里就传来爆炸声只得又停止过几十分钟,又会再尝试灭火,然后又回引发轻微爆炸 消防拿火势毫无办法留下的人员本就不多,又大都处在待命状态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图片来源:微信) 火势仍在继续 6.平静了几个小时,各种消息传来 鱼龙混杂,说有防化部队要来,说有毒气泄漏……而我不为所动,因为下面的消防员仍然没有撤离,而且他们不戴口罩 但等了太久,楼上能拍的已经都拍了,距离三点给微信公众号发片的时间越来越近我不能忍,要下去拍特写 走近了,才能看清楚昨夜的惨剧又多严重,所有的汽车,全部被烧成框架 金属的轮胎悬挂已经烧成粉末(图片来源:微信) 地面是滚烫的,透过鞋底灼烤脚下烧化的金属在地上淌成各种液态的形状,很多,很多让我想起终结者里的液态机器人 车体内,更是难以目睹 废弃的汽车包围着我,离火势最近的地方,只有二十米不到 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 周围是几千辆烧成框架的汽车,脚下滚烫,我如同身处地狱 7.刚刚拍完离现场最近的火场特写,我又回到了藏身的小楼 当我准备发片时,忽然一声闷响,又炸了!2点44分,一团黄烟 一位新京报调查记者偷入现场的天津爆炸真实见闻(图片来源:微信) 我之前看到的是黑烟和白烟,夹杂着一小部分蓝色和其他彩色的烟雾这坨让我惊了,太醒目了 这个时候我听见火场外的消防员冲着火场内高喊:赶快出来!又爆炸了! 里面的消防员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外面的消防员接着高喊,随即打开了警报器,刺耳的声音传遍事发地点消防员才醒悟过来,狂奔出去 我一看情况不对,迅速装起设备,飞速冲下楼,重新奔跑回小树林中 在树林的阴凉里,我一边发稿,一边惴惴不安地听着外面的情形犹豫自己是不是要退的更远一些但听声音,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头顶树叶缝隙里透出的天空是蓝色的,那坨黄烟似乎很快散去了,并没有更严重的后续 4:10,我发完稿子准备再回到现场看看情况 离爆炸点最近的那些消防员撤了之后,就没有再回来 这次真的安静了 8.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等 但我又不想走,因为消息说防化部队要进来,消息还说废墟内还有两个未燃烧的危化品储存罐,有爆炸危险,准备人工引燃 跟其他媒体单位不同,我们报社只来了我一个记者,守住这第一现场,就特别重要 同事也发来了前来执行防化任务的北京卫戍区的联系人他却还没到滨海后来到了,却又说,现场太危险,他自己都进不来,让我“想其他办法进去”我没告诉他自己就在里面 在我长长地等待期间,几个老朋友,冯小豪、浩哥、杨老师几乎先后脚来到滨海,并且很快向着现场靠近 我向三个哥们说现场可以偷偷进来浩哥是最先到外围的,但不幸的是,他没能避开武警被“两个人架出去了”,相机还被没收,闯入失败 小豪和杨老师在外围拍了不少片子,小豪甚至用手机即时发了一个图片专题然后几经辗转,他们趟过一条小河沟,终于来到我藏身的地方 5:50,杨老师和小豪到了 杨老师帮我带了一瓶水这瓶水是我从早上起床后喝了一袋牛奶之后,入口的第一口水真的感觉就是救命水 我早饭就着牛奶吃了一袋奥利奥,中饭在警戒线内没有吃,虽然带着饼干,但没有水,干巴巴的也吃不下去9个小时在燃烧的爆炸现场滴水未进,口干舌燥,肚里又空的让人心慌 9.我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让你们如此关心 对于进入现场,我是几乎没有什么顾虑的也没感受到太多的危险但我的朋友们却有不同的反应 中午进来的时候,超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之前我们一直在联系,她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信息都发给了我听见我说自己偷偷进了现场,她马上挂断了电话 后来,我的好友小猪在微信里说,超给她打电话哭了,说我进去太危险了,但她知道“劝他出去也没有用” 下午小白给我发微信,骂我“神经病,为什么要跑到离爆炸地点这么近的地方”,让我马上退出去我骗她自己已经出去了,她又让我在微信发送自己的位置给她……整个下午,她都在劝我远离现场她说:虽然我很敬佩勇敢的记者,但我一点也不想你去担任那个角色! 微信里,有无数人鼓励我,嘱咐我注意安全,把最新的他们知道的消息发给我参考,有些“危险信息”,我甚至重复收到了十几次也有朋友把各种援助信息发给我,晚上找旅馆时,曹政童鞋还主动提供企业赞助的免费住处,可惜当时我已经找到地方了,辜负了同事一番美意 谢谢大家 10.我一直不得其解 18点左右,一小队穿黄色防化服的人进入现场又出来之后,现场就没有新的情况了外面的朋友一直提醒我们傍晚可能要人工引爆,但我没有发现任何要引爆的苗头,也一直没有撤离 18:30,实在等不下去了,引爆的消息越来越急迫小豪和杨老师跑出去拍对面的居民区损毁情况去了 我也随即跟了过去 离爆炸地点仅仅几百米的地方,就是万科海港城的居民楼,此时已经一片狼藉,没有一处窗户是完整的,室内的杂物抛洒出来,遍地都是 我不知道昨晚这些居民室内,究竟发生了怎样的震颤,因为杂物竟然被甩出来洒在爆炸地点的方向,爆炸的冲击波不应该把物体抛到反方向去吗? 我一直不得其解 居民楼下的小汽车全都车体变形,玻璃全碎了(图片来源:微信) 各种衣物,杂物锅碗瓢盆等等这些都被瞬间抛出了正常的世界(图片来源:微信) 各种衣物,杂物锅碗瓢盆等等这些都被瞬间抛出了正常的世界(图片来源:微信) 钱,遍地的钱我们不能捡(图片来源:微信) 被子被抛出来,挂在车上各种衣物,杂物锅碗瓢盆,和一束手捧花美好的梦想和现实的生活,全都被震落在地钱,遍地的钱我们不能捡小朋友的玩具,还有好多好多东西…… 这些都被瞬间抛出了正常的世界 每个人的生活都像是一个陶罐,里面藏着很多东西但它太脆弱了,一次震撼,就碎了 我们辛辛苦苦攒的钱,买的房子,买的车,一瞬间就破碎了 我们花了无数年时间,给自己囤积的各种生活用品,一瞬间就消失了 甚至生命——不能想象生命 可是只要生命还在,上面的那些东西丢了又有什么呢? 看到这些场景时,我才明白了什么,叫“身外之物” 除了生命,一切的其他,都是空 11.我们三个人只拍了几分钟,就被警察发现了 收了我们的身份证,盘问,搜查 因为看到很多警察市民阻止记者拍摄和报道的消息,我们没有说自己是记者,而是说是学生,因为好奇而进来 我觉得我们的谎撒得很低级,不会有人信的我们的书包里就是相机和电脑 我的身份证还是自己在传媒大学读书时的,地址也写着学校 警察竟然没有表现出一眼识破谎言,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相信了我们,但他们最终也没有戳破我们,没有要看我们记者证,反而口气舒缓下来,说搜查我们是为了居民财产的安全,为市民负责,也为我们自己负责 搜查的时候,他们让我打开书包,翻出口袋,我说你们自己来搜吧,他们却不敢我相机里的内存卡已经掏出来藏到裤子内口袋了,里面没卡,一个警察说是不是藏在身上,双手搜了一下我身上,比较潦草,没有发现卡又让我打开手机,把手机拍的照片一张一张删掉之后又打开电脑,我的电脑是待机状态,开机后的桌面上放的就是现场照片,我也逃不过去,就把电脑上照片删掉了,他们还机警地发现了我另一个放照片的文件夹 我不认为我们的“学生谎言”能骗得倒人,但警察的态度真的很复杂,并没有完全尽职尽责,表面上搜的很严,却又漏洞百出 出来后,我才发现,我是三个人里被搜得最仔细的,还删掉了手机照片,还删了电脑照片 在搜查结束后,出来之前,一个警察还大声呵斥我:“脱掉鞋子!”他怀疑我在鞋里藏了东西,真是too young,too simple,还让我掀开鞋垫看当然他一无所获 我们出来了 12.还是有很多遗憾 整个下午都在现场藏着,外面的医院也没有拍更多片子,消防队和防化部队也没有拍到,还是有很多遗憾 出来后我们走了几百米,然后打到了车,戴着口罩的女司机问我们是不是家属,我们说是媒体的 下车时,她不肯收钱,说“你们太辛苦了”最后我们还是给了钱 晚上8点,吃上了饭,就在医院下面的志愿者那里拿的盒饭,在草坪上一坐,填饱肚子就好 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时,一个记者忽然说:朝格图自杀了 朝格图,原新京报深度报道部记者,现在深度报道部已经没了 我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听见朝格图就说:我还去过他家呢,睡过他的床 是的,三年前的事情了吧,我跟新京报的朋友去了与朝格图合租的房子里,他出差不在,晚上我睡在了他床上 他有一个大书架,有一只很大的白猫,很温顺,晚上,白猫就跟我一起睡那张柔软的双人大床 我一直想养那样的猫…… 现在白猫的主人已经不在了?那只猫又怎么样了呢? 朝格图是抑郁症,跳楼去的,没有给世人抢救的机会 看了一天的地狱,又听到这个消息,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又少了一点希望 一个与我有着奇妙的联系的人,我早就听说过并且心有敬意的人,与同一只猫睡过同一张床,却没有一面之缘的人,去了我的感受是奇怪的 觉得,世间的事情,也不过如此罢 13.可是我不能删除 又是一个凌晨,睡之前,看到朋友圈里,有朋友在说: “零点到了,旧的一天,该删除了吧!” 可是我不能删除 我看见有新京报的同仁在怀念朝格图,她写了一段歌词: “叫我怎么能不难过, 你劝我灭了心中点火, 我还能够怎说, 怎么说都是错” 这一天,奇怪的一天,满满当当的一天结束了 小白说,我就是作她让我明天一早就回北京,发送实时位置给她 我的网名是“小心和小欣”,很多人以为是两个人的名字,其实我只是在说“小心这个叫和小欣的人”而今天,有太多人跟“和小欣”说:小心!!! 我承认,作,我是有一点但我现在想的是,在看到和听到越来越多今天这样的事之后—— 我,还能走多远?作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