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转内销 日花万金包养情人的中共高官被免职调查 (组图/视频)

 作者:翁洙     |      日期:2018-01-05 06:18:07
国家档案局纪委负责人对互联网上广泛流传的有关该部门官员花巨资包养情人的传闻作出回应国家档案局纪委负责人声称,当事人范悦已经被免职媒体还呼吁,范悦包养情人的巨额资金来源事件的内部调查应该让位司法在经历了最初的封锁消息,屏蔽言论之后,中国有关部门开始对网络揭露的腐败行为作出正面的回应不过,有媒体认为在官方在数日缺席之后,这条剪短声明有敷衍表态之嫌 纪英男到中直机关上访(纪英男提供) *二奶反腐* ​ 自从前中国旅游与经济电视台一位女主持人在互联网上实名举报一位与她同居四年的中央办公厅高官之后,这个事件一直在中国国内互联网上被屏蔽这条新闻涉及金钱,权力,性,欺骗,情人、不雅视频录像带和中央级官员腐败的案件,具备各种新闻要素在海外媒体纷纷报道之后,中国官方不再屏蔽相关消息,并通过国家档案局纪委负责人在网站上正式作出回应 *出口转内销* 这是一个典型的出口转内销的新闻案例发生在中国国内的新闻,先在海外媒体上引爆,然后通过社交媒体传入国内,并引起官方的关注,随后中国媒体大军潮水般跟进,把腐败官员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中国国家档案局机关纪委负责人在该局的官网上发表的声明表示,原副司长范悦花巨款包养纪英男的情况正在进行调查不过,纪英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她从今年四月份开始,多次到国家档案局,甚至到中南海上访,会见了国家档案局负责人,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纪英男与档案局党委电话录音) 纪英男:“您好,是档案局党委吗?” 档案局党委:“对” 纪英男:“我还是不太明白……” 档案局党委:“您说……” 纪英男:“您单位,对范悦这件事情,他欺骗我4年,你们单位就没有权利处理吗?没有权利管吗?” 档案局党委:“光从欺骗,光凭这一点来说,还真不能对他……因为这个……还是得取证……” 范悦为纪英男买皮草(纪英男提供) *踢皮球* 纪英男在接受美国之音北京分社采访时说:“大约在4月21日,我正式找到档案局的同志,带去了简单的视频和图片资料,给他们单位的党委同志看过他们党委的同志说,会向组织反映并严肃处理这件事情后来经过我多次协调,又找到段局长,国家档案局副局长段东升段局长当面在他们的会议室承诺说,这件事情非常严重,一定会认真对待、处理,最后给我一个答复过了半个月后,他们给我的答复是,这件事已经反映到中办,但是他们单位没有对范悦的处理和调查权限他说他们不是司法部门,级别也没有范悦高,他的人事关系还在中办,中办领导让他们这样回复我的,并让我去找中纪委或中办直接反映(随后)我去了中南海、中办和中直管理局,还有中办秘书局,都吃了闭门羹,连最基本的接待和了解情况的形式都没有我非常地绝望,因为正路走不通,就一定要走极端的路线我无法去接受和原谅……” 人民监督网公民记者朱瑞峰指出,纪英男的上访和一般民众不同她居然能到中南海上访,要是一般老百姓,早就被劫访人员抓走了 *告状告到中南海* 朱瑞峰说:“纪英男又到了中南海府右街对面的中央办公厅,她要去告状当时我也有去,拍了很多照片一般的普通访民,只要在府右街上走,马上会被警察盯上或被武警抓住,送进全世界都知道的收容所但是纪英男开着她的奥迪A5,直接站到了中央办公厅秘书局门口把车一停,拿着光碟找武警要进去告状我当时拍下了照片他们对她无可奈何,因为他们确实不敢管虽然范悦是副厅级,但他的权力太大了他归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先生管,说白了上面就是习近平总书记了这次纪英男和范悦的事情,其实给我们的总书记习近平先生出了个难题,到底处理不处理呢?” 范悦的杰尼亚手包价值6000元(纪英男提供) *一把菜刀三千块* 中国互联网上广泛流传范悦包养纪英男出手阔绰,给她买一把菜刀就用了三千块钱纪英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叙述了当时范悦给他买菜刀的经过那把菜刀两千八百多块钱,是一把名牌菜刀纪英男详细地叙述了范悦买高价菜刀的经过 纪英男:“他就买了一把2888元的菜刀,是一个国际品牌,应该大家都知道它的价位我说,‘老公我们两个租房子,为什么要买这么贵的菜刀?’他说,‘老婆,咱们以后结婚了,这个菜刀也是要用的啊,我们要过日子的啊……’” 人民监督网的公民记者朱瑞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区区一把菜刀,对范悦这样的官员来说,何足挂齿范悦包养纪英男的零花钱,豪车,豪宅,高达一千万元人民币 范悦给纪英男购买的豪华珍珠项链(纪英男提供) 朱瑞峰说:“他们一开始是利用金钱,对小女孩进行诱惑他每天给纪英男包里放1万元零花钱他们是2009年认识的,第一次他找纪英男说要逛街,他们到了北京位于长安街的新天地商场,购买了一些小商品比如说,一个披肩、一个小包就花了将近7万元他对纪英男说,这都是小钱所以说他的手段是非常卑劣的后来还给纪英男买了一辆进口的奥迪A5,花了将近70万他当时说,‘老婆啊,你先练练手’接下来他又在北京长安街保时捷中心,给她买了一辆白色卡宴,130万的预付款” *清水衙门出贪官* 人们不免要问:一个普通的副厅级官员,每个月的工资也就是几千元到一万块而已,况且又是在一个清水衙门里工作,他怎么会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如此阔绰的花钱?他的钱是哪里来的?纪英男说,他没有直接告诉他金钱的来源,只是说和朋友合伙做生意 纪英男回答说:“他说他的公司大概有一万多,他在外面和朋友合伙办公司” 人民监督网的公民记者朱瑞峰分析说,中共官员在工资之外,有很多灰色收入 朱瑞峰说:“中共官员,他们的官职不是特别高,但是权力特别大中央办公厅在中国是一个最大的衙门” 范悦为纪英男庆生(纪英男提供) *语焉不详:离婚协议和法律手续* 中国国家档案局纪委负责人在声明中表示:“经了解核实,2007年2月范悦与妻子签有离婚协议,但未履行法律手续”这种语焉不详的说法有提范悦开脱之嫌,但实际上反而证实了范悦法律上并没有和妻子离婚 纪英男曾经和范悦的父亲谈到过范悦的婚姻,范悦的父亲当时让她打消了让范悦离婚的念头 纪英男说:“我期间也联系过范悦的父亲,希望他能给我一些温暖和安慰我哭着跟他父亲说我的委屈和范悦对我的侮辱、谩骂和恐吓他父亲告诉我,‘小纪你要面对现实,他不会和妻子离婚,你如果心里受不了,就去看看心理医生我身体也不好,咱们的谈话就到此为止’” 对英男说,她最难忍受的是欺骗和背叛特别是范悦在有婚姻关系的情况下,居然还当众向她求婚 有妻、子的范悦向纪英男当众求婚(纪英男提供) 从纪英男提供给美国之音北京分社的求婚视频中可以看到,纪英男盛装出席,与范悦相拥起舞在一片由蜡烛码放的心形烛光中,地上铺满粉红色花瓣,拼凑出“我爱你”的英文字母而后,范悦手捧由数百只白色玫瑰组成的花束,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向纪英男告白求婚语毕,一辆盛放着求婚钻戒的红色遥控车缓缓驶来,范悦为纪英男戴上了钻戒 在纪英男向美国之音提供的这段求婚视频中,范悦对纪英男说:“我想真诚地向你求婚,希望你能够嫁给我,让我们一生一世相伴” 范悦送纪英男的订婚钻戒(纪英男提供) 下面是纪英男和范悦关系破裂之后的一段电话录音 纪英男:“你以为你赖得掉吗?” 范悦:“我赖得掉?!我告诉你,你昨天所有说的话,你得给我拿出证据来” 纪英男:“我说的所有话都有证据你没向我求婚吗?你没骗我吗?你没跟我生活四年吗?你是不是有家室?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离婚?你是不是存在婚姻关系?你是不是有孩子?你是不是骗我?” 范悦:“我的婚姻已经不存在,我没有骗你” 纪英男:“你还是存在婚姻关系的,你不是说你不能离婚吗?你不是骗我吗?你不是说你离婚了你妻子不会放过你吗?” 范悦:“你可以去告我,你可以到法庭告我我告诉你,为了昨天说的话,你如果不给我找出证据来的话,你就让我的律师去找你无论如何你得给我个说法” 纪英男:“我给你个说法?你要给我的说法太多了,范悦!” 范悦在度假别墅SPA(纪英男提供) *彻底绝望* 纪英男接受美国之音北京分社采访时说:“我对他彻底失望了我又把这些东西送到他进修的中央党校他去中央党校找我,一个多小时的谈话,我把我的委屈和问题都提出来,他没有回答我他说先回档案局,档案局局长杨东权找他谈话,谈完话后给我答复我满怀希望地以为这件事情可以有个了结,我就在档案局门口等他等到杨局怒气冲冲地从档案局大院走出来,一直往西走,没有拿包和电话,我要去追杨局问处理情况的时候,看到范悦也从大院里出来了我就问他什么时候给我交代他不理我,他就一直往前走,我就在后面跟着他我说,‘你不要这样漠视对别人的伤害,这样逃避会让事情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为什么你制造了问题却没有能力来解决问题?逃避和恐吓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我希望你能正视对我的伤’他就一直往前走,我跑到他前面,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他就用身体撞我,撞了三四次以后,我抓住他的领子问他‘你要干什么’他说‘你把手放开’,我说‘我不放’,他说‘你把手放开’,我说‘我不放’,然后他就打我” 纪英男继续说:“那一夜我都没有睡觉我想了很多我没有因为他对我的殴打流一滴眼泪,我也并不觉得身上的伤口有多疼但我就是彻底的绝望和失望我对这个世界绝望,我对人性绝望” 范悦和纪英男的关系破裂之后,范悦采取了各种手段,污蔑她和一百多人睡过觉,甚至动手打了她,使她感到了对人性的绝望 纪英男提供和范悦艳照(纪英男提供) *26岁是一个坎 * 纪英男和范悦关系为什么破裂,有各种版本有报道说,范悦在获得提升之后,为仕途考虑,希望切断和纪英男的关系不过,中国公民监督网的独立新闻人朱瑞峰的分析是,中国腐败干部包二奶,玩弄年轻女性,一般到了26岁是一个门槛女人一过26岁,一般就会被一脚踢开 朱瑞峰说:“这样的官员,利用一些手段欺骗、引诱小女孩,跟他进行同居在22岁在一起,将近4年,到26岁的时候觉得这些女孩的年龄大了,没有价值了,就要抛弃她们” 纪英男和范悦在北京上演了一部现实版的“蜗居”,而类似的事件,每天仍然中华大地上演习近平最近掀起党内“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整风运动,范悦们也许正撞在枪口上美国之音北京分社星期二打通了范悦的电话,希望能采访他听听他对这个时间的看法从听筒对面传来的声音衰弱、胆怯、惶恐在听到是美国之音打来时,沉默良久,一句话也没有说,便挂断了电话 纪英男和范悦(纪英男提供) 他也许正在为自己的行动后悔,然而,在反腐已经成为主流民意的背景下,网络围观孕育出的强大能量,能使任何一个权倾一时的官员顿成弱势群体范悦的经历再次印证了民意不可违的真理范悦事件后续如何美国之音将会继续关注有分析指出,虽然中共官方在官场丑闻以及突发事件的处理上还有很多问题,但这次对外媒舆论有正面回应,不再把外媒看做是境外敌对势力,这种进步也是事实不过,这种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