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绝人寰 中共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虐待

 作者:皮迦盂     |      日期:2017-05-05 01:10:08
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折磨和凌辱以及她们受到的伤害令人触目惊心 据“法轮功人权报告”中“对妇女施暴”部份的描述:数十万遭到羁押的法轮功女学员中,没有几个能逃过被剥光衣物的羞辱(有时是长期的),不准使用卫生棉,性侵犯或强暴威胁,或是胸部及外阴部遭拳打脚踢等等更邪恶的是,警察不仅指使在押犯人对女学员进行性迫害,甚至中共警察也兽性大发,强暴或轮奸法轮功女学员、电棍电击阴道、用硬毛刷插入阴道刮搔、将女学员扒光衣服丢入男牢……一位死里逃生的法轮功女学员说:“那里面的邪恶外界是无法想像的” 2004年4月6日上午,现定居日本的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关于妇女人权的专题上发言,讲述了她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经历她说:“警察逼迫我放弃我的信仰他们把我的两只手两只脚都铐在床上,手铐勒得特别紧,手腕都卡出了血,不光鼻子里插着胃管,他们还强行给我插上尿管,不让我下来上厕所当时正赶上我来例假,他们怕我把被子弄脏了,给我垫上塑料布,光着下身……6月份的北京气温有摄氏35、36度,身下被汗水、分泌的东西潮乎乎地烘着,上面灌完食他们不把食管拔下来,也不系好,灌进胃里的东西反流出来,流到脖子上、肩膀上,到处都是粘乎乎的脏东西,他们一直捆了我近二十天后来他们把我放下来,我在床上已经起不来了,后背全都烂了,也不会走路了” 2005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两位来自德国和法国的法轮功学员,熊伟和陈颖,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媒体中心揭露了中共劳教所对女性尊严与权益的剥夺被营救到德国的熊伟讲述了她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经历她说即便是来例假的时候也不许上厕所,不许用卫生巾她抗议暴力时警察就用手铐铐她并恐吓说:“我把你手指一根一根掰断,用开水把你烫熟了,看你还炼”熊伟还提到一位19岁的女大学生,被警察指使的八个吸毒犯毒打,将女孩的衣服全都扒光,把袜子和裤衩塞到嘴里,用很硬的鞋踢她的下身二十多天后见到那个女孩时精神已不太正常 恶性叠加:中央的灭绝政策与基层的恶劣素质 外界有人把法轮功学员遭受到的非人迫害归罪于基层执法人员的素质差其实不是的中共司法系统的素质差的确是个问题,中共有时候也搞一些所谓的整顿治理司法系统的行动比如说,在2003年开除了3万3千名不合格的警察,但是没有一名是因为虐待法轮功学员被开除的相反,那些恶劣的执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恰恰迎合了江泽民之流要灭绝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中共还举行了好几次表彰大会,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那些很恶毒的警察,那些“610”工作人员给予表彰比如,原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院长、党委书记张超英,是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幕后总指挥马三家最骇人听闻的恶性事件,是在2000年10月将18名法轮功女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罪犯牢房,残酷的迫害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残此事件在国际媒体曝光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是,原马三家教养院院长张超英因卖力迫害,2001年被中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等七个部委授予“奖励”,马三家教养院被中共授予所谓的“全国民教育育转化工作先进集体”称号2001年3月14日,张超英参加所谓的“辽宁省司法行政系统教育转化工作总结表彰大会”,受到“表彰”就是这样一个人权恶棍,后来升任辽宁省司法厅劳教局局长(副厅级)、党委书记,竟负责起辽宁省司法厅劳教局的全面工作 2001年2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妇女酷刑特别调查报告中即指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罗干对马三家将18名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室的行径是知情的”据称,罗干曾多次给马三家作指示并亲自蹲点,叫嚣:“要加大迫害法轮功的力度”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辽宁省投资10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仅在沈阳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于2003年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占地2000亩 据原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披露,当时虐待法轮功最厉害的就是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后来辽宁省司法厅要各市都到马三家去学习转化经验,沈阳市司法局主管这方面的副局长去了,回来跟他说,“马三家的基本经验就一条,就是用电警棍,咱们也用吧” 可见,这场残酷的迫害并不是什么基层素质的问题准确地说,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正好需要具有恶劣素质的基层执法人员来加以实施同时,也正是江泽民和中共的迫害政策,怂恿和放纵,甚至造就了这些执法人员的恶劣素质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造成法轮功学员遭到了非常残忍的迫害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三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