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医院深涉“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恶”

 作者:滕翱拗     |      日期:2017-05-05 05:11:23
雷震远(Raymond J.deJaegher,1905年-1980年)神父在1952年他写了一本书 《内在的敌人》(THE ENEMY WITHIN: An Eye Witness Account of the Communist 柬埔寨的红色高棉从1975年至1978年杀害了四分之一柬埔寨人民西方人同样很难理解出身旺族,曾在西方留学的知识份子,彬彬有礼的波尔布特会如此残暴他的亲生弟弟说:“我不晓得他为什么会变得那么邪恶,恐怕这是因为他读过某些书和交上坏人所致吧” 同样西方很难把能背诵林肯演说词的江泽民与活摘器官的罪恶联系起来 从1999年到2007年,中国器官移植市场飞速发展在2003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突然大幅度成倍增长2003到2006年间在国际上掀起了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热潮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1-2周(国外要等2-3年)哪里来的这么多器官呢 2006年3月,有一名中国记者和一名沈阳医院工作人员在美国首先曝光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案,一个潜在的器官来源浮出了水面该记者和医院工作人员指证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用于器官移植牟取暴利,而学员遭到焚尸这位医院工作人员,她的前夫曾亲自参与活摘手术活摘器官的指控引起了海外法轮功学员和一些人权组织的强烈关注,事情很快扩大到对全国数百家移植医院的调查 器官移植旅游热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撰文说“在过去十年间(1997-2007),中国器官移植数量飞速增长”【6】大陆杂志《南方周末》在“中国叫停‘器官移植旅游’”一文中,也曾引述黄洁夫的话来描述中国器官移植的乱象:“全国一共有600多家医院、1700名医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太多了!”【7】相比之下,在美国,能够做肝移植手术的只有约100家医院,从事肾移植的不过200家;而香港特区能够从事肝、肾和心移植手术的医院仅各一家 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 美国卫生部的数据表明,在美国,肝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年,肾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三年【8】而中国的一些医院说,他们的器官等待时间短到只要以周来计算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称病人等待器官的平均时间为两周; 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上海长征医院)称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在其网页上说“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2个月左右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在活摘器官被曝光之后,大陆器官移植机构在其网站上或者删除器官等待时间,或者关闭整个网站不过,我们存有相关网站的页面截图和备份【9】 军队医院主导 器官来源由军队掌控,参与的医院以军方或者与军方有联系的器官移植医院为主,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个重要特点因为军队保密的缘故,外界也就更难知道事情的全貌 中共有庞大的军队卫生系统,包括解放军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军区、军兵种总医院,等等器官移植是中共军队医院发展最活跃的领域之一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原第二军医大学校长张雁灵2008年12月在新华网上说,“1978年,全军只有3所医院能做肾脏移植现在全军能开展肝脏、肾脏、心脏、肺脏移植和多器官联合移植的医院已经有40所,占全国总数的四分之一”【10】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报导,“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也就是指器官来源控制在军队系统里实际上从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军队医院,也包括武警医院,都占尽先机一些能把器官移植做得规模很大的非军方医院,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主刀医生与军队医院关系紧密,甚至本身就是军队、武警医院的医生比如,中国现代临床肝移植创始人沈中阳,既是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主任,同时也是武警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所长 《血腥的器官摘取》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皇家检察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就中国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了多方调查,发表了调查结果《血腥的器官摘取——关于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BLOODY HARVEST),常被称为“大卫的调查报告”作者根据一些公开的数据,认为中国器官市场高速发展的几年中,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是无法解释的该报告收集到了能够证明指控的几十类证据2006年7月,他们发表第一版调查报告时,已经收集到了足以证明指控的18类证据2007年1月底发表的第二版调查报告中,收集到的证据已经达到33类从2006年7月起,乔高和麦塔斯到了四十多个国家,发表公开演讲,公布他们的调查结果,同时不断地收集到新的证据【11】 新书:《血腥的器官摘取》 2009年11月,加拿大Seraphim Editions出版社了发行了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的新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该书是调查报告的第三版,收集了52种不同的证据大卫‧乔高强调指出,每一类证据无法单独证明这些罪行存在,但综合所有这些证据,几乎是无可辩驳的证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在大陆长期普遍存在他们提供的证据还包括以病人家属的身份向中国很多医院的器官移植科打谘询电话,询问医院能否搞到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调查结果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实存在 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公开了他们的调查员与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庐国平对话的电话录音,在电话录音中,卢国平多次亲口承认移植的供体来自于法轮功学员他说,“有些是法轮功,有些是家属捐献的” 对话片断: 调查员:那你的同学有没有跟你说过,他们做的都是这种法轮功的,是不是啊 卢医生:有些是法轮功的,有些是家属捐献的 调查员:喔那现在就是说,我想找这种,给我的孩子找这种法轮功的,你估计他能帮我找到吗 卢医生:肯定能够找得到 调查员:你们以前用的,是从哪里找的是从看守所,还是到那个监狱哪 卢医生:从监狱里面找的 调查员:监狱里啊他那种都是那种健康的法轮功是吧 卢医生:对对对肯定是选好的,才能够做吧因为这种东西做了要保证质量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大卫设立的专门网站(www.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上查阅上述的电话录音和对话全文,以及更多的其他调查电话录音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三章;作者: